《妙偶天成》

昭丰帝驾崩,已是太子的六皇子理所当然晋级,以日当月,守了二十七日的孝,就成了大周的新一代帝王,辰庆帝。

不管新任的皇上面上多哀戚吧,心里肯定是乐开花的,只可惜很快,这喜事就蒙上了一层阴霾。

已经是皇后的赵飞翠,她难产了,生下个病歪歪的小公主,还没出满月就没了。

新皇刚即位,根基没有那么稳当,若是中宫诞下嫡子,那就是稳固地位的一件大好事,偏偏生了个公主还没保住,一连数月,辰庆帝的脸色都是黑的。

更有厉王死不悔改,又开始在靖北生事,一些边境异族也隐隐开始不安分。

辰庆帝忙得像陀螺似的,一心扑在前朝,许久没有踏入后宫半步,这样支撑到来年春,改了国号,开了恩科,又大赦天下,一道圣旨,就把小伙伴罗天珵和萧无伤派出去大杀四方了,又指挥着培养起来的心腹嫡系,开始不动声色的收拾不安分的老臣。

直到前线捷报频传,朝中那些刺头老臣也开始琢磨过来,新帝不是原来想的草包软柿子,于政事上,这才略顺手了些。

事情一开始做的顺手,那就意味着效率高了,也就有了业余时间。

皇上嘛,有了闲工夫,那肯定是要去自家后院溜达溜达了。

赵飞翠自打失了孩子,那真是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了,见了辰庆帝,压根没有这是皇上的自觉,冷着脸就把人蹶出来了,辰庆帝眉毛都没抬一下。抬脚就去了静贵妃那里。

没错,如今甄静已经是静贵妃了。

对男人来说,他要是心里有你,你使个小性子还算是情趣,要是心里没有你,有这闲工夫他干嘛不去看看小老婆和孩子?

赵飞翠之母得了消息,立马递了牌子进宫。屏退左右后。同样没有闺女是皇后的自觉,一手拎了她耳朵骂道:“你是不是傻?啊?我的傻闺女,那可是皇上了。你还由着性子来啊!”

赵飞翠不服:“女儿一直这样子,娘以前也没说什么呀!”

赵母气得直翻白眼:“以前,以前谁能想到他能当上皇上啊!”

本来是想自家闺女是个炮仗性子,脾气大。心眼少,嫁给个不成事的皇子。既体面,又不至于受气,谁想这一朝就翻了天呢。

现在已经很有些人,私下里都在说沐恩侯府虽然底蕴差了些。族人平凡了些(实则是平庸),其实心里有数,眼光很不差呢。

在六皇子式微时当了皇子妃。现在混成了皇后,这眼光委实不差啊。

可要是连一年都没能熬过去。就把皇后又给弄没了,估计列祖列宗气得要从坟头里爬出来。

好不容易蒙对了一把,你还守不住,让我来啊!

赵母气得差点跟闺女这么说了,见耳提面命效果不大,激将道:“你就甘心一个妾,将来把你踩下去?要是白绫一条,两眼一闭,也就罢了,就怕往那冷宫一呆,人家还要时不时施个恩,赏你一块破抹布馊馒头什么的,你说,你甘心过这种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