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睡醒,穿衣洗漱,对着梳妆镜由夜莺带出来的徒弟绿竹梳着头发。

“大奶奶,您头发真好,黑压压又浓又密,像缎子似的。”比起沉默寡言的夜莺,绿竹要活泼多了,白嫩嫩的十指灵巧飞舞,很快就梳成桃心髻,插上半月型镶珊瑚玳瑁蜜蜡梳蓖,又从盒子里取了朵石榴绢花簪上,这才满意的停手。

甄妙端详着镜中的人。

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二十出头的年纪,哪怕这两日心中装了事,依然是好颜色。

她抬手把那朵衬的人比花娇的石榴花取下,扔回匣子里,起身:“世子爷又去打拳了?”

正说着,罗天珵已经走进来,带来一室朝露的味道。

屋子里的丫鬟识趣的退下,他凑到甄妙跟前,揽着她的肩笑道:“皎皎,我饿了。”

甄妙皱眉推开他:“伤还没好利落,非要大清早起来打拳。”

“早就好的差不多了。”罗天珵不以为意的笑,又去伸手搂甄妙。

甄妙挥开他的手:“吃饭了,等会儿还要去祖母那里。木枝,摆饭。”

在外间候着的木枝领着几个小丫头鱼贯而入,把饭菜摆好。

罗天珵眼睛一亮:“今日有卤牛筋啊,这个不错!”

甄妙默默坐下,心想,他怎么就能这样云淡风轻的吃饭呢?嫣娘那边,也该传来消息了吧?

还是说,自己真的多心了?

正想着,雀儿脚步匆匆赶来,福了福:“世子爷,大奶奶。刚刚老夫人派人来传话,要您二位赶紧过去。”

甄妙和罗天珵对视一眼,各有心事,却同声道:“好。”

二人一起赶往怡安堂,甄妙只觉步履沉重,深一脚浅一脚,不像踩在青石路上。倒像是踩在了棉花上。

心神不属。她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角,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忙被罗天珵一把拉住。

“皎皎。你怎么了?”

“没事。”

“我觉得你这两日精神不太好,是不是太累了?”

甄妙凝视着那双清澈黑亮的眸子,笑了笑:“这两日府上发生的事实在让人心惊,这么早祖母又派人来叫。恐怕又有事了。”

罗天珵沉默片刻,笑道:“以后不会了。”

一路到了怡安堂。杨嬷嬷已经等在外面,领着二人往里走:“老夫人在里间呢。”

老夫人面沉似水,看着走进来的夫妇二人,这才缓了缓神色。开口道:“刚刚看守嫣姨娘院子的婆子来报,嫣姨娘不见了。”

“不见?怎么会不见?”甄妙忍不住问,诧异看了罗天珵一眼。

不见了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世子他杀人灭口还不够,还要毁尸灭迹吗?

老夫人显然更加担心:“二郎闹出来的事。太难看了,不管嫣姨娘是有心也罢,被迫也好,有八郎在,是断不能容她活下去的。嫣姨娘一个弱女子好端端怎么会不见了,还能插翅飞了不成?大郎,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总之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