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老夫人听了,却很有兴趣:“等哪日府里办场花会,请那姑娘过来玩玩。”

这就是要相看的意思了。

蔡氏笑着称是。

她自打嫁过来,鲜少见着府上的二公子,这两年冷眼瞧着,老夫人对二公子淡淡的。

她娘家早已没落,自幼尝够了人情冷暖,却觉得被歹人强了之类的风传,就算是真的又如何,不过是栽了面子罢了。

在柴米油盐过日子面前,面子顶什么用?

罗二郎是举人,就算不再考了,只要国公府活动一二,都能谋一个官身,且背靠着国公府这棵大树,日子总不会难过到哪里去。

表侄女嫁过来后,还能给她帮把手,也算两全其美了。

只是这场花会,却因为北边传来的消息,暂缓了。

罗天珵受了伤,不日即将归来。

甄妙听到这个消息,心头发慌,连着好几日都噩梦连连,等接到信说人已经到了京外不足百里,再忍不住对老夫人打了招呼,带了青黛和瑶红,骑上马奔着京郊去了。

京郊驿站,一队兵马停下来整顿休息,罗三郎率先下马,吩咐道:“准备最好的饭食,马也要用上好的饲料喂了。”

说着手一扬,一锭银子落入了驿丞手中。

驿丞大喜,忙吩咐人张罗去了。

罗三郎这才来到一辆青帏马车前,掀了帘子,扶着一名玄衣男子下了车。

过路的人不少,摄于这队兵马气势凛然,皆不敢大声言语。却难掩好奇打量着那玄衣男子。

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形修长,俊美中带了多年征战浸染的杀伐之气,令人不敢直视。

驿丞一抬眼,看清玄衣男子的模样,身子一震,忙行礼道:“将军——”

罗天珵摆手。淡淡笑道:“不必多礼。我急着赶路,快些把吃食准备好就是了。”

他说完,并没进屋。由罗三郎扶着到驿馆旁的八角亭里坐了等着,显然是无心多留的。

那驿丞认出罗天珵的身份,腿脚都是软的,对他的话比圣旨还当回事儿。

毕竟大周天子他一个小小的驿丞无缘得见。这上将军,他是真真切切见着了。

想了想。一咬牙去了后院,对自家婆娘道:“老婆子,你最拿手的不是红烧肉吗,快去炖上一锅来。”

说是老婆子。那妇人不过四十来岁,听驿丞这么一说,低头咬断线头。把绣了一半的帕子往旁边一丢,就往外走。边走边问:“看老爷慌的,来的是什么人物?”

驿丞只是不入流的小吏,穷苦出身,当然摆不起官谱儿,不但如此,要是来往歇息的官老爷多了,自家婆娘都是要帮忙张罗的。

不过这也有个好处,他家婆娘做了一手好菜,许多官老爷吃着好,还会给个打赏,那就是难得的补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