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回屋不大一会儿,又得了信说老夫人不大舒坦,要请大夫,忙又赶过去,路上遇到了田雪。

“大嫂,先前瞧着祖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就不舒服了呢?”

田雪觉得这两日家里有些糟心,公爹中风了,二郎又得了失心疯,还没去兵营报道的三郎脸色阴沉沉的,不许她多问一个字。

二郎的发疯,莫非和公公中风有什么干系不成?

田雪不敢深想,只是打量着甄妙的神色。

她清楚,若是府中发生了什么不便示人的事,大嫂应该是知情的。

甄妙面上除了焦急,看不出多余的情绪,加快步伐道:“人上了年纪,偶尔不舒服也正常,祖母身子骨向来硬朗,想来没有大碍的。”

二人并肩进了怡安堂,大夫刚诊完脉要出来。

“大夫,老夫人怎么样?”

“有些情志失调的症状,在下先开几副药吃着,不过老夫人上了年纪,喜、怒、忧、思等情绪起伏不得过大了,要静养。”

“有劳了。”甄妙与田雪进去,见老夫人半靠着引枕休息,又找杨嬷嬷问了详细情况,便一同留下侍疾。

等到了下午,罗天珵便回来了,走进怡安堂时,甄妙和田雪一左一右,正陪着老夫人闲聊。

见到罗天珵,老夫人精神一震,下意识扫了田雪一眼。

田雪是个乖觉的,立刻站了起来,笑道:“祖母,我去瞧瞧桂花茶煮好了没。”

等她扭身出去,老夫人问道:“如何了?”

罗天珵回道:“人找到了。尸体都已经硬了,就在花街背后的一条偏僻巷子里,想来是遇到了歹人。”

老夫人一听,就信了大半。

大周虽有宵禁,可凡事都有例外,一些误了时辰或者有急事的,要是有些身份地位。被巡逻卫遇上了。通融一下也就过去了。

还有一些习惯作奸犯科的,夜里避开巡逻卫行动,也不是难事。

“大郎。你见着人了?”

“祖母,您就放心吧,孙儿亲自去瞧的,是嫣娘没错。”

老夫人皱起的眉头松了松。又轻叹着摇摇头:“嫣姨娘也是个糊涂的,她那副容貌。逃出去了遇到人还能活?还不如规矩留在院子里,好歹留一份体面。”

老夫人半点没有怀疑罗天珵的话,更没有问后面怎么处理的,反正国公府的嫣姨娘已经染病身亡了。这便够了。

“好了,你们两个,一个出去忙了一天。一个伺候了我一天,都累了。回去吧。”

“祖母,孙媳今晚就留下,照顾您吧。”甄妙心中一慌,忙道。

偌大的国公府,数个膀大腰圆的婆子守着,嫣娘是怎么跑的?

世子的话瞒的了老夫人,却骗不了她。

一想到罗天珵可能会杀了嫣姨娘,然后把她抛在花街柳巷,甄妙就心中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