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天珵扫了一眼,轻轻点头,等那姑娘把茶奉上,端起来抿了一口,继续与罗三郎聊天。

因为有外人在,聊得就是闲话了。

只是,那小姑娘一直没走。

罗天珵诧异看她一眼,淡淡笑道:“退下吧。”

说话了,说话了,他对我说话了!

燕子捧着脸,晕乎乎就下去了。等拐过了墙角,才猛然清醒。

咦,我怎么就下去了,手帕还没丢呢!

当初二姐就是掉了手绢被那位官老爷捡了,才成就的一段姻缘。

燕子咬咬牙,重新沏了茶,又端过去了。

大热的天,口渴的厉害,见那小姑娘又上茶,罗天珵不以为意,接过来喝一口,对罗三郎道:“这处的驿丞,还算周到。”

燕子一听,喜的抿了抿嘴,把那绣着双飞燕的帕子悄悄丢在罗天珵脚边,红着脸,扭身走了。

到墙角处,正碰见驿丞亲自端着饭菜过来。

驿丞吓了一跳:“燕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燕子脸微红,抿了唇没吭声。

驿丞目光落在燕子手捧的托盘上,讶然道:“你给两位大人上茶了?胡闹,不是有春梨吗?”

春梨是驿丞家唯一的丫头,人如其名,身材就像个梨子似的。

燕子哼一声:“爹,您不说那是大人物么,春梨笨手笨脚的,万一闹了笑话怎么办?刚刚那位穿黑衣的大人还说……说您做事周到呢。”

驿丞一时没琢磨出来这话的意思,一听罗天珵夸赞了他,登时喜上眉梢,顾不得数落女儿了,忙端着饭菜走了过去。

罗天珵老远就闻到那股红烧肉的味道了。早就看过来。

“两位将军,饭菜好了。都是粗茶淡饭,还望莫嫌弃。”驿丞恭恭敬敬把碗筷盘盏摆在凉亭中的石桌上。

罗天珵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那碗红烧肉。

皮肉红润透亮,香味袭人,一瞧就是火候掌握极好的。

他笑着点头:“这肉做的不错。”

驿丞眉飞色舞道:“这是浑家做的,她人粗,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烧得一手好肉。”

燕子躲在墙角。见她爹只顾着对两位大人舔着脸笑,一脚踩在她那帕子上,气得跺跺脚。不得已又端了茶过去。

驿丞转身,狠狠瞪了燕子一眼。

燕子下巴一抬,直接就过去了。

罗天珵便笑道:“驿丞太客气了,不但肉做得好。茶都让下人上了三次,委实不必如此的。”

驿丞僵笑着不知说什么好。燕子脸腾的红了,这一次不是羞涩,而是羞恼了。

她把茶往石桌上一放,红着眼圈扭身跑了。

罗天珵诧异看着驿丞。那眼神明显在说:你家丫鬟这脾气够大的啊!

驿丞干笑道:“将军,吃肉,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