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人上了年纪,睡眠就浅了,甄太妃看起来再年轻美丽,也逃不出这规律。

她正穿着轻薄的衣裤,斜躺在床榻上,忽然觉得不对劲,陡然睁开了眼睛。

辰庆帝摸进来后,就立在床前,心里正激烈斗争着。

他再克制不住那念头,对甄太妃的敬重毕竟有二十多年了,那条鸿沟,想逾越还是要很大勇气的。

没想到甄太妃这一睁眼,辰庆帝脑子顿时一片空白,惊慌之下直接捂住了她的嘴。

甄太妃万没想到辰庆帝敢半夜溜进来,刚开始还以为自己做梦呢,忽然被捂住了口,这才猛地瞪大了眼睛,头一挣扎,顺手抄起了床头的美人捶向辰庆帝打去。

辰庆帝吃痛松了手,甄太妃怒不可揭,继续追着一顿胖揍,直揍得辰庆帝抱头鼠窜,才罢手。

“你来干什么?”甄太妃气得胸前不停起伏。

“我,我……”素来风流潇洒的辰庆帝此时却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憋出一句,“太妃,我想见你。”

甄太妃气得不行,声音微微扬起:“想见我?白日你不是才来过吗?”

幸亏她不喜宫女近身伺候着,不然今日之事,笑话就大了。

甄太妃美眸圆睁,满是恼怒,甚至带了失望和厌恶,就是那隐隐的厌恶,触动了辰庆帝的神经,他脑袋一发热,咬牙说了出来:“可是我时时刻刻都想见到太妃,想了二十载了!”

甄太妃气得说不出话来,手一直抖。

话说开了,辰庆帝胆子反倒大了起来,或者说。当一个人掌握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很多束缚对他们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这也是历来皇室都会闹出一些骇人听闻的丑事的重要原因。

他上前一步:“太妃,很久以前,我就不想把你当长辈了,在我眼里。你只是女人——”

话未说完。被甄太妃一个巴掌糊在脸上,甄太妃声音都快变调了:“你给我住嘴!你这个小畜生,早知道你这么混蛋。当初我绝不会护着你,让你被吃成渣子,还省心些!”

她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气,又踢了一脚:“你自己想。你说的是人话吗?啊?啊?”

辰庆帝躲也不躲,任由甄太妃连踢带打。许是酒意上来,心中竟觉得无限委屈,眼角都湿润了,哑着声音道:“太妃。我心悦你,有什么错呢?我只是晚生了二十几年罢了。”

甄太妃踢得脚痛,也不动弹了。抽出帕子擦了擦汗,恨声道:“小混蛋。你赶紧给我滚!”

辰庆帝伸手,拉住了甄太妃的衣袖:“太妃,我是认真的,不是像小时候一样和你撒娇说笑,不然,我为什么要把这后宫和天下,变成我的?”

看着辰庆帝坚定执着的眼神,甄太妃心里发冷,好一会儿才道:“小六,听话,你赶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