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天珵牵着甄妙的手来到了凉亭里。

“大嫂。”罗三郎这才有机会打招呼。

甄妙笑盈盈道:“三弟,你瞧着更精神了。”

“咳咳。”罗天珵咳嗽一声,“三弟,你吃饱了吧?”

谁吃饱了啊?

罗三郎嘴角猛抽,在罗天珵警告的眼神下,留恋的扫了那碗红烧肉一眼,悻悻道:“饱了,我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哼,要不是看在大嫂的面子上,我才不腾地方呢!

罗三郎一走,罗天珵目光就一直落在甄妙脸上,再也没有移开。

见他面色苍白,人清瘦了不少,甄妙心头一软,睃他一眼道:“快吃吧,早点回家,好好休息。”

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样黏黏糊糊吃完一顿饭,在罗三郎忍无可忍的眼神催促下,上了马车。

一上马车,罗天珵就把甄妙抱在怀里不放手了,下巴抵着她青丝,轻声道:“皎皎,我一直想着你。”

甄妙双手环抱着这个男人,心才彻底踏实下来,又有几分心酸,问:“怎么受的伤,伤得重不重?”

“不打紧。”

“我瞧瞧。”甄妙掀起他衣衫,看到肋下伤口,不由倒抽了口气,埋怨道,“还说不重,这么长的伤口,又是夏天,你应该在靖北养好了再动身的,万一路上化脓了怎么办?”

“不会。”罗天珵见她心疼,眼中柔情一片,拉着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口,“有你和孩子在,我才舍不得出事。就想早点回来看到你们。对了,祥哥儿和意哥儿可还听话?”

提起两个儿子,甄妙忍不住笑:“我瞧着,祥哥儿比寻常的孩子要聪慧,才多大竟识得不少字了。意哥儿也是好的,别的优点不说,胜在能吃。”

要是旁人在此。恐怕要翻白眼。什么叫别的优点不说啊,主要是哥儿就这一个优点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罗天珵听了笑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道:“不错。”

骑马来时只觉路途漫漫,共乘马车回去,却不知不觉就到家了。

罗天珵刚见过了老国公和老夫人,就有内侍来传他进宫。

甄妙有些挂心。心事重重去沐浴,也不知在木桶里泡了多久才起身。

今晚该是一家人吃团圆饭。没想到过了饭点儿,等得人心焦如焚,罗天珵才回来。

“等急了吧?”罗天珵进屋,见甄妙坐立不安。不由笑了,又有些说不出的甜蜜。

甄妙闻到一股酒气,皱眉道:“这么晚回来。怎么还喝了酒?”

罗天珵走过来坐到她身边:“皇上不放我走,非要陪他一起喝酒。”

“真是……”

“真是什么?”

“真是任性。”甄妙一想到辰庆帝。实在说不出好话来。

“我冷眼瞧着,皇上有些郁郁寡欢,大概是伤心老太妃仙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