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嗳。”木枝忙去翻找衣裳。

甄妙扶着床柱缓缓坐下,心里乱成一团麻。

昨日太妃还好好的,怎么就没了呢?

她手扶着床柱,指甲在上面无意识的划出痕迹来。

“大奶奶,您看这身行吗?”

甄妙看了一眼。

那是一套牙白色的裙衫,花纹淡的几乎看不出来。

甄妙点了点头:“就它吧。”

皇宫是最尊贵的地方,也是最无情的地方,许多妃子生前呼风唤雨,宠冠后宫,可一旦没了,大多数的家人连进宫的资格都没有,即便能进宫,也是不能穿孝的。

甄妙胡乱穿好了衣裳,木枝在后面喊:“大奶奶,婢子给您重新梳个发型吧。”

甄妙在家里图自在,只简单挽着一个髻儿,除了一根玉兰花簪,头上半点饰物都无。

“不必了。”甄妙撂下一句话,匆匆走出去,对内侍道:“公公,可以走了。”

轿子一颠一颠的,就如甄妙七上八下的心情,在宫门口正好遇到了建安伯老夫人和蒋氏。

“祖母,大伯娘。”甄妙开口,声音都是涩的。

建安伯府老夫人抓住了甄妙的手,沉声道:“妙丫头,别慌,跟着祖母走。”

“嗯。”甄妙点了点头。

三人由内侍领着路,穿梭于红墙绿柳间。

到底是年纪大了,建安伯老夫人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幸亏甄妙和蒋氏一左一右扶住了。

“祖母,您小心。”

蒋氏跟着道:“老夫人。您慢些走。”

出乎意料,内侍并没领着三人去见辰庆帝,而是领去了赵太后那里,她的侄女赵飞翠陪坐一边。

太后和皇后皆是赵氏女,沐恩侯府也算扬眉吐气了。

建安伯老夫人压下心中的疑惑,领着甄妙和蒋氏向太后和皇后见礼。

赵太后忙迎过来,亲自把建安伯老夫人扶了起来。道:“老夫人太多礼了。快坐。”

老夫人哪里坐得住,拭泪道:“不知老太妃是何时去的?”

赵太后迟疑了一下,才道:“就是昨夜。突发了疾病,还没来得及请御医,人就没了——”说到这,也跟着抽泣起来。

甄妙没有跟着哭。眼泪在眼圈打转,悄悄攥了攥拳。

突发疾病?昨日太妃气色虽不如往日。可还吃了一碟子羊奶蛋卷呢,怎么也不像会暴病身亡的。

可是,以太妃现在比赵太后还高一辈的身份,皇上又是最孝顺太妃的。太妃还能遭什么毒手不成?

甄妙正寻思着,就听赵太后道:“知道老夫人惦记老太妃,要不要去老太妃住的地方瞧瞧?老太妃用过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有一些可以带回去,留个念想。”

等内侍领着建安伯老夫人三人出去。屋内只剩了赵太后姑侄二人,赵飞翠忍不住道:“姑母,也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自打老太妃去了,到现在躲在屋子里谁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