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罗知真过来时,甄妙同样在厢房里哄祥哥儿和意哥儿午睡。

已经进了九月,她还是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原因无他,祥哥儿这孩子太皮了!

许是渐渐大了,祥哥儿那骨子聪明劲开始用在和大人斗智斗勇上。

比如现在,他没有睡意,精神头十足,而意哥儿吃的饱睡的香,就趁甄妙不注意,在意哥儿小屁股上戳一戳,意哥儿茫然的睁眼,瘪瘪嘴要哭,甄妙赶紧又哄:“意哥儿怎么了,是不是做梦了?”

意哥儿下意识去看祥哥儿,然后摇摇头。

甄妙刚开始不明所以,几次之后总算发现了祥哥儿的小动作,把这熊孩子教育一通,又开始头疼意哥儿。

“意哥儿,哥哥做坏事,你怎么不告诉娘?”

意哥儿皱着个脸,纠结半天才道:“哥哥说,不能和娘打小报告。”

甄妙眯了眼:“娘有些伤心,意哥儿更听哥哥的话,而不是听娘的。”

一旁的祥哥儿忧愁的想,娘亲连他都嫉妒,这样真的好吗?

意哥儿是个老实孩子,听甄妙这样说,忙安慰道:“娘,意哥儿听您的话,只是……”

他瞄一眼祥哥儿,说:“哥哥说,我听话,每次吃鸡腿儿,就把他的留给我。”

甄妙嘴角抽了抽。

很好,祥哥儿这小混蛋已经懂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道理了,把意哥儿这憨小子哄的一愣一愣的。

意哥儿这样老实,将来可怎么办啊?

一旁祥哥儿见势不妙,赶忙开口:“娘。弟弟就该听哥哥的话,这样等我长大了,会好好照顾他,不让人欺负了他去。”

这小子成精了吧?连她心里想什么都猜到了?

甄妙眉毛一扬,刚想再把两个让人头疼的娃儿教育几句,木枝站在门口道:“大奶奶,三姑娘来了。”

甄妙拍拍祥哥儿屁股:“快睡觉。再耍花样。等会儿收拾你!意哥儿也乖乖睡。”

说着站起来,叮嘱两个奶娘:“你们好好照顾两个哥儿。”

说完走出去,沿着抄手游廊直接回了正房。罗知真正在堂屋坐着,见她过来,忙站起来行礼:“大嫂。”

这个时候过来,甄妙心里颇有些纳闷。面上却不动声色走过去,笑道:“三妹来了。咱们里边坐,我刚刚去瞧了瞧两个孩子,让你久等了。”

她当初虽坚持给两个孩子喂奶,有的规矩还是要守的。

祥哥儿和意哥儿满了三岁。就从正房搬出来,挪到了东厢住,为了不使母子感情疏远。午饭后她都会亲自哄两个孩子入睡。

罗知真显然也知道这时候上门有些唐突,但她自打从蔡氏那里知道了赏菊宴的事。心里实在煎熬,已是等不得了,好在这些年姑嫂二人相处不错,很有了些情分,不然她也没有勇气过来,吐露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