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见赵太后还在迟疑,赵飞翠撒娇道:“好姑母,您没看见,那妖精正担心罗姑娘被选上呢。”

这话倒是比别的都管用,赵太后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无奈道:“也罢。”

侄女再想得开,她也不能冷眼看着甄贵妃一家独大。

罗知真一曲毕,站了起来行礼。

无论之前和甄妙打算的多好,此时此刻,还是免不了忐忑的。

在场的人对罗知真是否能选上颇为上心。

这是镇国公府的姑娘,容貌出众,至于琴艺平庸,也就是她们这些人挑剔,真的到了皇上那里,重不重视这些那可不好说了。

若是琴棋书画越佳,越能吸引男子,那么就不会有吴贵妃那样异军突起的人物了。

在一片静谧中,赵太后终于开了口:“这曲《高山流水》,曲子选的不错,来人,赐花。”

人群不由响起窃窃私语声。

甄妙目瞪口呆。

她是不是听错了?

赐花?

罗知真弹错的那几个音,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太后说什么?曲子选的不错?这明明是学琴艺的人入门必学的曲目啊!

二人可是连弹什么都商量过,就选最普通的,生怕有一点特殊,惹来多余的关注。

甄妙不由看向赵飞翠,见她明眸善睐,笑靥如花,望向罗知真的神情姐妹般亲热,一脸呆滞的想,这一点不科学!

在听到“赐花”两个字的瞬间,罗知真同样僵立当场,拢在宽大衣袖中的手忍不住抖起来。

内侍转眼已经到了近前:“罗三姑娘。请接花吧。”

罗知真低着头,几乎咬破嘴唇才控制着没有失态,伸出手颤抖着把那朵肆意绽放的菊花接过来,身子一福:“谢太后恩典。”

她转了身,一步一步往回走,脑袋中一片空白,浑浑噩噩中升起一个可笑的念头。

感谢她的出身。多年卑微的庶女生涯。让她学会了控制脾气,不然当场失态,给家里招来祸事。就是她的罪过了。

才艺展示还在继续,罗知真已经回到甄妙身边坐下。

甄妙这才回神,几乎不敢看罗知真的神色,低声喊了一声“三妹”。

罗知真鼻子一酸。差点落泪,头死死垂着。语带哽咽,轻声道:“大嫂,我没事儿。”

这话就像一根针,扎进甄妙心里。

她出的主意。弄巧成拙的结果,是害了一个女子的一辈子,或许。真的如罗知真所说,称病的话。能够躲过这一劫也说不定。

铺天盖地的愧疚感袭来,甄妙忍不住握住罗知真冰凉的手,低声道:“三妹,你放心,我想办法,一定想办法不让你进宫。”

“大嫂,不必了,太后已经赐花,你再阻止,会连累你的。”

甄妙深吸一口气,逐渐镇定下来:“总要试一试。你打起精神来,等宴会散了先行回去,我去拜见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