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甄妙盯着那杯鸠酒出神。

辰庆帝微微一笑:“看来,佳明不愿死呢。”

甄妙狠狠剜了辰庆帝一眼,心道,怎么不来一道天雷,劈死这变态呢!

她当然不愿意死,她年轻有钱,身体倍棒,儿子一个聪明一个可爱,夫君不养小老婆,眼看着还有几十年的好日子要过,再怎么想不开,也没想过寻死!

可是,谁让她生在皇权大于天的年代呢,世子再能耐,终究是臣子,还真的能造反不成?

她甚至不敢提罗天珵半句,生怕辰庆帝心中有了刺,以后要出手收拾国公府一大家子。

“其实,朕也不忍你死,只是这个秘密太重大,朕怎么才能信得过你呢?”

甄妙心中一动,强迫自己从那杯鸠酒上移开目光,声音有些嘶哑地道:“皇上,太妃是建安伯府出去的,您应该知道,但凡泄露出一丝半点,建安伯府的姑娘都不要做人了,我又怎么会乱说呢?”

辰庆帝摇摇头:“不,这还不够。”

他忽然发现,很喜欢看眼前的人挣扎又气恼的样子。

“除非——”

甄妙眼神微微一亮,黑亮亮带着醉人的光彩,那求生的*,像是小鸡崽落入了水里,明知道希望渺茫,也顽强的扑腾着小翅膀。

辰庆帝看的莞尔一笑,缓缓道:“除非你和朕一样,跳进这泥潭里,朕就让你活下去,如何?”

“皇上是什么意思?”甄妙眼中的光芒渐渐褪去了,心生不妙的预感。

果然,就听辰庆帝道:“跟着朕。”

跟着朕是什么鬼?甄妙一时没听懂。心道,她家没造反啊,世子不一直跟着这变态混吗?

“朕要你,做一次朕的女人。”辰庆帝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态,可这话一旦说出了口,忽然就有些意动了。

太妃是他想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的女人。却决绝的断了他的念想。

那么。佳明呢,拥着她时,会不会寻到太妃的影子?

甄妙脸色顿时变得极为精彩。气得有些结巴了:“你,你还能再无耻些么?”

辰庆帝沉了脸:“佳明,你别忘了,朕是皇上!你以为。你这样和朕说话凭什么?”

“凭什么?”甄妙心知此事再也不能善了,这人既然把主意打到了她头上。她恐怕只能走太妃那条路了。

既然难逃一死,她还怕个什么!

甄妙扬了扬眉,轻蔑地呸了一声:“凭什么,就凭你无耻。先是逼死一手抚育你长大的太妃,再意图染指臣子之妻!”

见辰庆帝张口要说话,甄妙冷笑打断:“你是不是又要说自己是皇上了?六皇兄。我真替你悲哀,像你这种人。又怎么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呢?是,你是这天下的主人,无人惹得起,逼得别人没法活,还不能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