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在燕江,贺家是数一数二的望族,耕读传家数百年,当今虽没有子弟身居高位,可底蕴深厚,枝繁叶茂,年轻子弟出类拔萃的不知凡几,而这些人中,要说出一个佼佼者,十之**会提到那位贺家玉郎。

偏偏令初来乍到的人费解的是,那贺家玉郎竟是一个瞎子!

质疑声起,立刻就有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争抢着解释缘由。

“你这外来的晓得什么,贺家玉郎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眼虽忙,却比那些自诩为才子的人强出百倍。”一个斯斯文文的白脸男子道。

“俗,太俗!”说话的是个壮汉,“琴棋书画又不顶吃顶喝,有屁用!俺最佩服贺家玉郎的是他办的一所蒙学,专收穷苦人家的孩子,不但分文不取,还管一餐饭。俺隔壁家前几年住了一个寡妇带着一儿一女,就把七岁大的儿子送去了读书,没出三年那寡妇也死了,都说剩下两个孩子可是遭了大罪了,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外乡人像听话本似的,下意识追问。

壮汉满意外乡人的识趣,与有荣焉地道:“那十岁的男童,不但识字,一手算盘还打得飞快,退了学专给那些请不起账房先生的小店铺理账,还兼带替人写书信,不但自己没饿死,连妹妹都养活了。我这也是稀奇,去问了那孩子,他说蒙学里先教一年识字,只有学的特别好的才继续读书。剩下的都根据兴趣特长来学,这算账还是最常见的,还有的学什么制墨、刻书呢,学上个三两年,就该退学谋事做的。”

在寻常老百姓眼中,与读书沾边的活计,似乎都带了些风雅。

“这么好?”

“当然啊,所以俺一听,赶紧把家里两个臭小子送去了。”

就有认识壮汉的笑道:“我说猪肉杨。你可不算穷苦人啊,当心贺家玉郎知晓了,把你家两个崽子从学堂赶出去。”

壮汉瞪了那人一眼,啐道:“呸,俺一个杀猪的,在贺家玉郎面前不是穷苦人是什么?逢年过节。俺还让两个小子给贺大公子送猪肉哩,人家可是都笑着收下了。”

“这贺家玉郎,怎么听着跟神仙似的,眼睛瞧不见,还能做出这么多事来?”

其中一个外乡人不服气地道:“办蒙学只收穷苦人家的孩子,倒是得了好名声。不过这无底洞贺家给填着,将来不填了又如何呢?”

这就是暗指贺家玉郎拿着家族里的钱沽名钓誉了。

“去。去,去,你不晓得就别乱张嘴喷粪。贺大公子还办了个书坊,那书坊出的话本可是最受欢迎的,单是这书坊的收入,就足够支持蒙学了,哪里用家里的钱!”

燕江读书风气重。生意红火的书坊,可谓是日进斗金。且因为是和读书相关的,与名声无碍。

外乡人无话说了,人们很快转了话题,只有一些胆子大的年轻媳妇和小娘子还在叹息:“这些人说来说去,竟没一个人说到点子上,贺家玉郎最出众的,明明是那无双的风华还有对娘子的体贴专一嘛,我若是能当一日的贺大奶奶,别说他眼盲,就是让我立刻瞎了,也此生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