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秦晓华叹了口气说:”铃姐,其实是你自已把问题想得太严重了,这种事没什么了不起嘛,你和男朋友难道平时不做爱吗不过是换了一个男人而已,从他那儿获得的不是爱情,而是金钱恧已,你不觉得金钱更实在吗你也不用担心会越陷越深,那些大人物最喜欢新鲜口味了做个年,你可以功成名就,名利双收了,而且自然会有新的女人代替你,你回头去相夫教子也好,做贤妻良母也罢,也不晚哪,你自已想想清楚。”东方铃霖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双手抱头痛哭起来。

秦晓华知道东方铃霖事实上已经被驯服,女人一旦在禁忌的道路上迈出第一步,就不怕她不卖出第二步了。恰好何盈盈的电话打来,秦晓华得意地汇报了战果,然后想通知父亲也去参加换友舞会。

她是一个邪恶的姑娘,从某方面来说,其实她又很单纯,对于何氏兄妹与父亲之间的明争暗斗她并不了解,她只知道何氏兄妹是换友群交舞会的主持者,是一对很了不起的人,可以说她帮着何氏兄妹做恶,只因为她羡慕他们,也想成为他们那样可以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她并知道何氏兄妹正在算计她的父亲,在她的观念里,父亲是官,是一个好色的贪官,而何氏兄妹,在她的是非观里,却不是贼,所以她根本想不出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冲突。

她知道父亲好色,而且为人霸道,做事从不怕人诟病,料想他一定会答应,所以喜孜孜地给父亲挂电话,告诉他今晚到天星夜总会,还调笑着要他带上那位漂亮的女军官,谁料秦守仁却拒绝了。他虽然好色,而且内心中很向往那种淫乱的场面,但是对一个神秘的、根本不了解底细的组织,他还是提着几分小心,不敢贸然踏进去。

这时他已醒了会了,陪着萧燕两人在床上温存了一番,云收雨净,正惬意地吸烟。想不到何盈之的电话居然打到他家里来,两个人虽然暗中斗得不亦乐乎,但表面上一旦见了面却是客客气气的,何盈之一口一个秦叔叔,秦守仁也是拍着肩膀叫何大少爷,好象是世家通好似的,可是平日里却没什么往来。

但今天,何盈之的电话里的语气却是不太客气,他直截了当地请秦局长今晚到天星夜总会,且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天星又是天星。秦守仁的目光一沉,闪着黝暗的光,许久才定下神来,呵呵地笑着说:”好,今晚我一定到。”电话里何盈之毫爽地笑:”好,那么我就恭候大驾了。”天星夜总会,在本市并不是很有名,实际上由秦守仁暗中控制的风华大酒店,从名气上说才是第一流的娱乐场所,只有普通的小市民,才不知道那里是一个实际上的大赌场和销金窟,有第一流的赌具,第一流的陪酒女,赚来的大把钞票是由出资人和背后为他们支起保护伞的贪官们五五平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