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因为去省里开了两天会,下午他借口有些累,提前回家了,到了家门口对司机小赵说:『晚上六点半你来接我』然后就上楼了。他住的是高级住宅社区住宅,四室二厅的房子,老伴在海关工作,是检查组长,平常不大回家,只有女儿,高中毕业也不想找工作,不是出去玩,就是呆在家里。

他打开门,听见从女儿房里传来一阵浪叫声,不禁皱了皱眉,他的女儿叫秦晓华,似乎继承了他yín荡的本性,总是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来鬼混。

听见开门的声音,屋里静了下来,他回到卧室,一会儿听到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知道那男人已经走了,接著他的房门打开了,十八岁的女儿裹著一件浴巾走进来,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白嫩如脂的肩头,xiōng脯上露出半截雪白的肌肤,中间的rǔ沟清晰可见,底下一双纤秀的小腿汲著一双绣花拖鞋。

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弯弯的眉儿,小小的嘴,此刻正满面风情,看见父亲瞪了她一眼,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吟吟地说:『爸,你回来了,怎么今天没有饭局吗?』

秦局长坐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说:『饭局哪天没有?你以为什么人请我都去吗?』

两朵红晕突然飞上了她白嫩的脸颊:秦晓华水灵灵的眼睛望著他,笑嘻嘻地跑过来,嫩白的手臂搂住秦守仁的脖子,一屁股坐在他的怀里,丰满的小圆臀在他胯上划著圈,红艳艳的小嘴『巴』地亲了他一口,说:『爸,是不是想女儿了?』

秦守仁嘿嘿一笑,手掌探进她的浴袍,惬意地揉搓著她的嫩rǔ,另一只手搂著她的小细腰说:『哼,想你,别美了你,你这不是挺不寂寞吗?刚刚那又是谁呀?』

秦晓华嘟著小嘴唇,俏皮地说:『怎么,老爸,吃女儿的醋了?』她忽然兴奋地凑近秦守仁的耳边说:『爸,刚刚那是土地规划局赵局的二小子,哎,你知道吗?他们有个换友会呢,有没有兴趣?』

秦守仁皱了皱眉,说:『少惹事,举动搞那么大,不怕人知道吗?』

秦晓华撇了撇嘴,使劲在爸爸的小腹上压了一下,讽刺地说:『得了吧,三宝局长,你怕过什么啊?我听说那里面只要带女伴就行,都是从香港、台湾那边传过来的,聚会挺秘密的,有换妻的,换妹妹的,换女友的,换女儿的,听说换孙女的都有呢,主持人是一对兄妹,听说也是本市大人物的子女,留过洋的,有兴趣没有?』

秦守仁听的怦然心动,但还是迟疑著说:『这个…我是公安局长,怎么这种事连我都没听说过?我们的关系总是不好让人家知道吧?』

秦晓华笑著说:『得了吧,老爸,那里面的人谁不那样啊?谁也别笑话谁,你不知道,才证明人家保密工作做得好啊,怎么样,改天我先去看看,然后再陪你去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