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大刘是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立过两次三等功。如果不是朝中无人,现在起码是个副大队长。

小赵刚刚从事刑侦这一行才两年,是个活泼开朗的青年,这一次大刘扮成外地来的毒贩,小赵扮成司机兼保镖,而孟秋兰扮成他的情妇。她穿上合体的旗袍,烫了发,抹上高级润唇口红,化上妆,走起路来娉娉婷婷的,小腰肢春风拂柳似地轻轻摆动著,还真像一个美艳少妇。

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受到了大刘和小赵两位同事的一阵取笑,孟秋兰嗔怪地白了他们一眼,不过心里却非常高兴,一方面做为一个女孩子,受到异性对她容貌的赞美,从心底里的种窃喜,另一方面对能参加这样富有挑战性的工作非常高兴。

本来他们已经完美地完成了工作,准备在对方晚上交货时人脏并获,不料临时接到上头通知,要求他们拖住对方,最好让对方的头目能够出面,大刘当时就觉得非常危险,双方已经谈定交货时间、地点,定金也交了,突然提出变化,这是犯忌的,极易引起对方的疑心,可惜据理力争,上峰就是不理,无可奈何之下,大刘关照两位年轻人,晚上见机行事,加意小心。

果然,晚上一到地方,就感到不妙,对方人手增加了一倍,腰间鼓鼓的,明显带著家伙,而他们三人是买货的,事先根本未带武器。一见三人未带钱来,反而提出延期交易,果然对方当机立断,立刻围了上来,大刘见势不妙,意图反抗,掩护两位同事逃走,希望逃走一个,对方就不敢蓄意加害,可惜对方人多势众,他前xiōng挨了一刀,三人束手就缚。

三人被蒙上眼睛,带上汽车,只觉得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被带进一个充满霉湿气息的地方才打开眼罩,看起来是个废弃已久的仓库,地上铺著草垫子,几张东倒西歪的桌子上扔著些酒瓶、剩菜,地上到处是烟头。三个人被分别绑在柱子上,大刘xiōng口一刀挨得不轻,已经奄奄一息了。

孟秋兰抱著侥幸的心理,希望对方只是怀疑,她扮的是大刘的情妇,叫丝丝,此刻焦急地叫著大刘的化名:『胜哥,胜哥,你怎么样?』,又转头怒视著为首的歹徒:『你们讲不讲江湖道义?大家都是出来求财的,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啧啧啧,扮得可真像,女警官,入戏太深了吧?』为首的歹徒长得浓眉大眼,外表憨厚得像个农民,但是他此刻嘴角挂著冷冷的嘲笑,和他朴实的外表极不相称。

他走到昏迷的大刘面前,手指残忍地插进他的朐口,大刘痛得大叫一声,醒转过来,目中喷火,怒视著歹徒。孟秋兰惊喜地喊:『胜哥,你……你没事吧?』

『胜哥?』歹徒讥讽地一笑:『刘子华警官,什么时候改了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