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这时秦守仁已经醒了会了,陪著萧燕两人在床上温存了一番,云收雨净正惬意地吸烟。想不到盈之的电话居然打到他家里来,两个人虽然暗中斗得不亦乐乎,但表面上一旦见了面却是客客气气的,盈之一口一个秦叔叔,秦守仁也是拍著肩膀叫大少爷,好像是世家通好似的,可是平日里却没什么往来。

但今天,盈之的电话里的语气却是不太客气,他直截了当地请秦局长长今晚到天星夜总会,且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天星?又是天星。秦守仁的目光一沉,闪著黝暗的光,许久才定下神来,呵呵地笑著说:『好,今晚我一定到。』

电话里盈之毫爽地笑:『好,那么我就恭候大驾了。』

天星夜总会,在本市并不是很有名,实际上由秦守仁暗中控制的风华大酒店,从名气上说才是第一流的娱乐场所,只有那些高官们,才不知道那里是一个实际上的大赌场和销金窟,有第一流的赌具,第一流的陪酒女,赚来的大把钞票是由出资人和背后为他们支起保护伞的贪官们五五平分的。

天星夜总会,在秦守仁的印像里,其实是很清淡的地方,平日里都是些文人、诗人、画家一色人等喜欢去的地方,并不太引人注目,现在看来,这个地方,就是那所高级妓院了?

他唇边绽起一丝冷笑:『rǔ臭未干的小子,到要看看你有些什么手段,哼!』

七点钟,秦守仁带着一身粉色晚礼服的萧燕赶到了天星夜总会。这套华贵的晚礼服是他下午陪萧燕买的,穿在她的身上,显得雍容华贵,xiōng前露出一段雪肌,腰身纤细,两截藕臂线条优美,欺霜塞雪,显得婀娜多姿,透着一种焕然一新的美态。

门前有人守卫,秦守仁没有会员金卡,被挡在门外,但是很显然他们有着先进的消息传送管道,片刻功夫,何盈盈一身白云似的衣裳,飘飘若仙地迎出门外,一见秦守仁颊上露出一对迷人的笑涡,甜甜地说:"秦叔,您来了,快请进,这位……是您的女伴吧,好漂亮啊。"萧燕和她腼腆地握了手,互相介绍了名字,盈盈亲昵地挽着她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对秦守仁说:"秦叔,我哥哥在楼上会客室等您,您的女伴就交给我好了,一定照顾好她。""也好",秦守仁对萧燕点点头说:"让盈盈陪你好好玩玩吧,我有些事情要商量。",目送着盈盈拉着萧燕拐进了一条长廊,自已转身上了楼。

室内,何盈之坐在沙发上,傲然看着这位一市的最高执法长官,目中闪着兴奋的光芒,仿佛已经使他屈服在自已的脚下。而秦守仁,在两人目光接触的一刹那,脸上闪过一丝十分诡谲的表情,那是一张老于世故的脸,相对于翘着二郎腿、年轻气盛的何盈之,一向飞扬跋扈的秦守仁反而变得极为平静,他饶有兴味地望了何盈之一眼,正式的较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