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秦守仁脚下飘飘地走出小屋,外面的灯光昏暗,所以眼前一黑,视力渐渐适应,才看清一张桌后有个男人背对着自已坐着,一个妖魅似的婀娜倩影倚儇在他身边。

听到他出来,关门的声音,那人慢慢地转过头来,秦守仁定睛看去,不禁目瞪口呆,失声道:”韦先生”那人竟然是盛华汽车留易公司董事长韦长河,傍在他身边的却是公司总经理,宋副市长的公子、宋义的情妇和私人助理,那位性感妖娆,女人味十足的桑雨柔。

秦守仁虽是一惊,却迅速定下神来,看着这位财大气粗、平时对自已百般奉迎的老总,摇头叹道:”厉害,厉害,现在,我才是真的服了。”韦长河大约四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精明,他哈哈大笑,得意地说:”秦局,你压根没想到我这个走私商人居然就是你几十年的对头吧”秦守仁苦笑道:”何止,直到现在,我还犹如身在梦中,你不旦平时做事低调,就是公司的事也基本交给宋义去做,几乎要让人遗忘了贵公司还有你这位董事长。”韦长河亲热地拉他坐下,说:”以前亲热,那都是假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客气什么”这里,双方交谈不已,屋内,疲累地躺在床上的孟秋兰却知道这是她逃出的好机会。她在这里的日子,歹徒们对她防范极严,只有洗澡时可以松开双手,还有人在旁看守,而现在所有的歹徒都在室外去了,她的双手也没有绑上,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这些天来,她仔细观察室内情形,设想一切可能逃脱的办法,现在门一关上,她的心禁不住怦怦直跳,她知道机会来了。她赤身裸体地跳下床,把床垫小心地挪到地上,然后挪动木床到屋边,立起来贴墙斜着立好,顾不得双膝无处借力硬磨在带刺的床底木板的痛楚,她紧张而小心地爬到上端,站起来,正好够到屋顶。

这种大仓库举架很高,但房顶是坡形的,她这间小屋在仓库墙边,屋顶倾斜过来,到了边缘已经和普通房屋的房顶高度相同了,房顶是铁皮屋顶,年久失修,风雨侵蚀,已经锈迹斑斑,铁质很脆,但是孟秋兰不敢强行顶开,怕发出声音,她踮着脚尖,地走近她,低声说:“我相信这几天你一定受了很多苦,你先跟我们走,等局领导都来了”

孟秋兰没有听他说完,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反手夺下了他手中的枪,顶在他头上,痛苦地摇头说:“不,你们不知道他有多大的势力,等到局领导都赶来,我的罪证一定已经被他全都伪造好了,他在这里一手遮天,其他几位领导有谁能斗得过他”

她不再让别人说话,以那位同学做人质,顺利来到二楼微机室,把那位同学向外一推,“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她毕业时在这里实习过,就是在这个微机室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