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何盈之有条不紊地拿出的录音带、从他妻子那里搜罗来的笔记本,还有他和风华赌场的老板出入酒店的照片等等,一一说明来历,然后又微笑着拍拍手,一个看起来朴朴实实,就像刚刚下次进大观院的刘姥姥似的,老实得甚至有些木讷的青年人走了进来,但是秦守仁多年的阅历,立刻感到了他身上那种暗藏的奸诈和yīn险。

何盈之春风满面地说:"这是我的左右手,许明,他的公开身份是——海关缉私科汽车司机,秦叔是不是有了点印象?",那个许明像个小丑似的向秦守仁鞠了一躬,脸上笑了一笑。

秦守仁心中一震,这……就是胡惠丽找的那个小白脸,难怪她要失窃了,真***女人祸水。

何盈之微笑着说:"我还找到了第六医院的护士崔小旭,她曾经告过你强奸,可惜您手眼通天,被压下来了,对吗?您觉得如果市委副书记肯为她撑腰做主,会不会成功呢?"他双手一合,啪地一声,说:"好,人证、物证我都找到了,秦叔,我看您不止要丢官,坐牢,可能还会……""哼,哼,"秦守仁冷冷一笑:"这些似是而非的证据真能告倒我?太天真了。""能的,秦叔,重要的不是证据,而是是不是有人要整你,有人整你时,没证据可以造出证据,这就是权力。我知道你在官场背后还有靠山,扳你不易,可是我的证据可都是真的,我也有我的势力,真的证据加上我的势力,您保证自已还能稳坐钓鱼台?"秦守仁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回沙发里,长叹说:"唉,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呀,你……你要我怎么样?"何盈之和许明对视一笑:"老虎低头了。"何盈之凑过来,安慰道:"秦叔,所谓树大招风嘛,你在明,我在暗,算计你还不容易?你是执法的,执法的犯法,想抓你的小辫子还不简单?何况我们只是要你与我们合作嘛,凭您的能量,很快就可以成为我们的支柱,您知道,我们干得是贩毒和色情行业,利润大,危险也大,所以更回需要强有力的保护伞,而您呢,您不直接参预,就可以坐在家里收钱,何乐而不为呢?况且现在我们的组织越来越庞大,必须向外发展,把其他的势力都打压下去,垄断所有赚钱的行业,赌博、走私、房地产、地皮、博彩……,黑道白道一把抓,这才叫稳如泰山。怎么样,你同意,大家发财,如果不肯加入我们,那就一拍两散。"秦守仁盯着他,缓缓说道:"你的野心好大,你的后台是谁?是何竹竿?"何盈之笑起来,说:"我爹并不知道我的事,他只是对我有求必应而已,你想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只要你加入我们一边,就是组织里的重要人物,老大自然会见你。"秦守仁惨笑一声,说:"罢了,我……我认了。"何盈之喜形与色,他本还打算秦守仁提出更多的要求,再允诺他一些物质和美女的报酬,想不到这只大老虎竟然不堪一击,许明乖巧在开了瓶酒,给二人各斟了一杯,何盈之递给秦守仁一杯酒,笑着说:"秦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主黑道,你主白道,咱们一定可以拥有更大的权力,花不完的金钱。""哈哈哈~~~",许明目光闪烁了一下,陪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