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深夜,两位从未谋面的人坐到了一张桌前,韦长河和李老仿佛多年未见的好朋友,亲热地一起谈着什么,终于,似乎两人达成了协议,两人举杯痛饮,杯中的美酒在暗红色的灯光里,就像是鲜红的血液。

天明时分,秦守仁才失魂落魄地回到了他的高档住宅,他知道自已的末日已经到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现在他只想尽快地逃走,有多远逃多远。走进熟悉的屋子,大清早的,音响开得好大,正放着枪战片。他刚皱了皱眉,以为是女儿正在胡闹,一左一右两条大汉忽然从门后闪出来,挟住了他,秦守仁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说:”真是墙倒众人推啊,你们是李老派来的至少我现在还是公安局长,放开我。”没有人动,他看见前方沙发上坐着三个人,一个大汉持枪对着他一年难得回来几趟的妻子、还有他的女儿,两个女人都吓得面色苍白,平时飞扬的神彩全都荡然无存。

从酒柜后面,闪出一个巧笑倩兮的美人,正是桑雨柔,她款款走上前来,从秦守会仁腰间拔出手枪,莞尔一笑,说:“不是李老,是我。”

秦守仁一怔,随即冷笑”:要杀我灭口你敢下手杀我””不敢”,桑雨柔柔媚地一笑,“我可不敢杀人,但是如果你自杀,谁又能阻止得了呢”她在厅中翩翩踱着步子”我”秦守仁愕然,随即脸色大变,急忙道:“我现在就远走高飞,你们怕什么,杀人灭口杀了我就行了就能掩住你们的罪恶””当然,”桑雨柔宛然一笑着:”公安局长同黑社会分子同流合污,事发后为逃避国法制裁全家畏罪自杀,不是人们很希望看到的美好结局吗”秦守仁又是一震,惨然道:”你要杀我全家“桑雨柔踱到沙发前,一个漂亮优美的转身动作,皓腕一抬,啪地一枪打在胡惠丽眉心,胡惠丽的血溅了秦晓华一头一脸,整个身子软软地倒下去,桑雨柔甜甜地笑着问:”秦局长,我枪法还不错吧”身体优雅地转动,又指向了秦晓华的眉心,秦晓华骇呆了,吓傻了,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秦守仁狂叫一声,就要扑过去,但是他被两条大汉架住,动弹不得,”啪“,又一声枪响,秦小华年轻的身体像半截麻袋似的一头栽了下去,倒在血泊中。

秦守仁双眸通红,狂笑着:”天真,杀了我一家人,以为就可以掩盖你们的罪行,我是该杀,可你们更该杀,以为杀了我就可以堵住悠悠众人之口,就够了”子弹穿过他的太阳穴,做恶多端的秦守仁缓缓跌倒,血溅在地面上。他死了,他不甘心死,眼还睁得老大,他没想到没有死在政府制裁的枪下,居然死在了这么一个女人手上。

桑雨柔举手投足间杀了三个人,这位美人还是一脸轻轻巧巧的表情,她沉思的目光美极了,深遂得像一汪清澈的泉水:”是啊,杀了你,当然不够,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