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秦守仁这几天老实多了,第二天一早,萧燕才娇慵无力地被人扶回来,虽然洗过澡的模样,但那妩媚的眼波,yín荡的体态,说不出的性感,看来是受到不少男人的洗礼,憋了一肚子怨气和妒火的秦守仁把她弄上床,以前所未有的颠狂Cāo弄她,折磨她,干得萧燕哇哇大叫。

回头,秦守仁替她办好了手续,回部队去,再过十天半月就可以去税务局上班了,只是,秦守仁也知道,她也必须到另一处地方去上班了。看着她那容光焕发,春风满面的样子,秦守仁不禁慨叹女人的承受力之强,她不再是自已初见是的端庄模样,现在一举一动,都是风情万种,焕发出了成熟女性的真正诱惑力,她显然已经适应了自已的新角色。

一连几天,他不动声色地按何盈之的安排,调动警力部署,避开对方的交易地点,配合默契,可是对方老大始终还未露面,似乎未把自已当成自己人。

今天,是星期天,蓁晓华不知疯到哪能儿去了,他想去找他的情妇,又想起他一手提拔的西区分局局长龙正义的老婆赵红,那骚货也好久没弄过了,郁闷不已,想来想去,把心里十几个亲密的女人想了一遍,还是提不起兴致,想起很久没去公园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嗯,半年前吧,那次在公园里弄的那个小中学生,纯纯的,两只秀气的大眼睛,穿着蓝色牛仔裤,小屁股和大腿曲线优美,紧绷绷的,嘿嘿,真是够味。他站起身,决定到公园里走走,也许可以好好散散心呢。

秦守仁在公园里散着步,搜巡着目标,走上一座桥时,忽然,一个拿着遮阳伞的漂亮女孩从他身边走过,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秦局,河边。"然后擦身而过,袅袅婷婷地走了。

秦守仁心中一动,拐下桥,走到柳树下,三三两两的人在河边垂钓,他搜视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走到一个独自钓鱼的白须老人侧后一块石头上坐下,点起一枝烟,假意看他钓鱼,老人仿佛知道他来了,头也未回,问:"怎么样?"秦守仁笑笑,回答说:"李老,事情很顺利,那小子狂妄得很,以为已经控制住我了。"老人低哑地笑了笑,说:"那些人打打杀杀是行家,玩yīn谋诡计,还差得远呢,这是第一步,你要继续配合他们,尽快成为他们信得过的人。"秦守仁叹了口气说:"李老,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我现在还未见到他们的幕后老板。"老人悠闲地甩了一下鱼杆说:"不要急,这就像是钓鱼,要先下饵,要钓大鱼,就得下大功夫。而且,必须把这条大鱼钓到手。现在,想赚点钱太难了,尤其是我们有权在手的人,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呢,一旦权力不在你的手里,你就什么都不是了,我退下来时栽培了多少人哪,现在翅膀硬了,都只顾自已捞钱,很多人我都指挥不动了,我想了很久,我们做的本来就是黑买卖,何妨更黑一点?像他们那样的组织方式,黑社会方式,才能把权力牢牢掌握在手里""他们的组织已成羽翼,我们要另起炉灶是很困难的,把他们的组织接管过来,是最快、最好的办法。",他提起鱼杆,把一条活蹦乱跳的白鲢放进鱼篓,继续说:"你看电视新闻了吧?那个……斩首行动,斩首之后是什么呢?就是换头手术,不过这样太伤元气,我们要做的是先让他们这棵大树再长出一个枝干来,然后再砍掉它的主干,这根枝干就自然取代主干的地位,继续生长,如果先把它拦腰截断,下面变成一盘散沙,就难以收拾了。"秦守仁恭敬地说:"李老说的是。"老人又说:"最近一段时间先不要联络了,一定要让他们相信你,打进他们的高层,我想,最近几天,他们的真正老板就会露面了,找出他们的幕后主子,通过张丽告诉我。"张丽就是刚刚向他传话的女孩。秦守仁又恭恭敬敬地道:"是,李老,我先走了。""唔",老人不再说话,秦守仁捻灭烟头,拍拍屁股起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