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吴铁生把小赵从柱子上解下来,但是没有松开他缚过双手的绳子,拉到孟秋兰的面前,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塞到她的手里,早已有两人端着手枪,戒备地站到一旁。

吴铁生阴笑着对她说:”别耍花样,你可以满足他,也可以一刀杀死他,如果想要反抗,那么他会死得很惨,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吧哼哼”。

他退到一边,坐在一张桌子旁,打开一个纸包,拿出些下酒菜,自已倒了杯酒,旁若无人地吃起来。

孟秋兰手持尖刀,颤抖地看着小赵,小赵也苍白着脸,呆滞的目光低头看着她,这一对共同侦缉案件的同伴,如今居然是这样一种局面,实在是他们事前所万万料想不到的。

好久好久,孟秋兰的脸色忽红忽白,看着年轻的小赵,她忽然想,自已已经是不洁之身了,既然一定是死,为什么还拘泥于世俗的想法就在临死前疯狂一回,就让这个和自已一起共赴黄泉的伙伴享受一回吧,如果说那些恶棍都能占有她,她又何惜于给予自已的伙伴

她放下了刀子,庄重圣洁的脸上泛起了异样的光辉,她用双臂抱住小赵的屁股,脸贴在他腿间悲哀地摩挲着,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

看得饶有兴味的一个歹徒叫骂道:”快点,天已晚了,老子想睡了。”孟秋兰毅然地擦干眼泪,毫无羞涩地拉开小赵裤子的拉链,掏出了他的阳具。

小赵的阳具已经有些硬了,经她的小手拿出来,立刻像充了气似的迅速变直变挺了。

秋兰的脸还是红了,她抬起头,睨了小赵一眼,似乎有些嗔怪他的色。小赵的眸子已经回复了神彩,在她一瞥下脸有点红,可是看到这娇美的裸体美人跪在自已面前,温柔的小手抚弄着自已的阳具,软软的,暖暖的,痒痒的,她那眸光一睨,在此时此刻是那样的妩媚,直挺挺的阳具反而克制不住地又跳了跳。

几名歹徒发出轰然的笑声,孟秋兰红着脸,挺直了胸膛,红润的小嘴贴到小赵火热的阴茎上,卷起灵滑的香舌含住他微带咸味的龟头。

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小赵身子猛地一颤,被孟秋兰温柔的口交服侍得有些飘然若仙的感觉,那条温润的丁香像蛇身一般卷住了龟头,香舌滑舔过最敏感的马眼,他全身的经络都酥麻起来。

他感喷射着,一股股滑热浓液奋力地射出,而无法禁止。孟秋芳娇滴滴的红唇依然紧凑地唆住膨胀中的肉棒,舌头不仅含紧着射精中的龟头,嘴里还加紧吸吮,毫不嫌脏地大口大口吞下去。

小赵胀红着脸,感地说:”秋兰,谢谢你,谢┅┅谢┅┅你。”孟秋兰幽幽地瞟了他一眼,垂下眼脸,继续含弄着他疲软下来的肉棒,很快,年轻人的肉棒在她温柔的小嘴里再次膨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