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这些情话是那么的深意绵绵,可是一对亲生兄妹这样深情款款,难免叫人有些毛骨悚然。可能他们兄妹的心态都有些不太正常,反而把这种禁忌的感情视为正常。

秦晓华和东方铃霖现在又在做些什么呢

东方铃霖也落入了一个陷阱,而且比起她来,似乎孟秋兰更幸运一些,至少孟秋兰受摧残的是肉体,而她的精神始终没有向对方屈服。而东方铃霖则彻底屈服于何氏兄妹设下的陷阱,不能自拔。

那晚,她在何盈盈和秦晓华的劝诱下喝了不少红酒,上了出租车,夜风一吹,后劲上来,整个人就昏昏沉沉失去意识了,只能任由秦晓华搀扶着。

当她们来到贺文远的家时,天已全黑了,看到她们两个人登门,贺文远十分惊愕,秦晓华自然准备了一番说辞,使贺文远疑虑全消,秦晓华添油加醋讲东方铃霖对他如何深深爱慕,酒后透露了自已的心事,最后力劝贺文远把握机会,不要错失良机。

望着酣然卧在床上,粉颊酡红,秀发拂肩,修长的身材展现出女人玲珑有致的完美曲线,想着曾经是黄毛丫头的爱徒,如今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天鹅,听到秦晓华述说铃霖自已的爱意,贺文远心中十分感动。

但是他毕竟还是有些顾忌,可是盈盈在东方铃霖的酒里已经下了春药,酒本身也有乱性的作用,当他颤抖的手抚摸上东方铃霖滑润如脂的大腿时,东方铃霖竟然饥渴难耐地抱住了他的腰,两个人滚到了床上,一切也就变得水到渠成了。

一对肉体狂乱地在床上翻滚时,秦晓华的嘴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她启动了微型摄像机,录下这淫荡的场面,看着看着她克制不住满怀的春情,也脱光衣服,加入了战团,三个人扭缠在一起。

天微微亮时,东方铃霖先醒了过来,她感觉到自已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搂在怀里,神志一清,心中不由一颤,睁开眼,微白的光线使她看清了赤身裸体抱着自已呼呼大睡的人,竟然是自已一直尊敬爱戴的老师,他的大腿压在自已的小腹上,一只大手按在自已柔软的乳房上,不禁惊得浑身颤抖,狂乱地推着他,失声尖叫:”天呐,我怎么在这里贺老师,你你”贺老师被惊醒了,他脸儿一红,有些尴尬地说:”铃霖,我我”东方铃霖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她惊恐地用被子裹紧自已的身子:”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失望而伤心地哭问。

睡在东方铃霖身后的小华也醒过来,她笑嘻嘻地搂住东方铃霖,安慰说:”铃姐,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知道你其实挺喜欢贺老师的,贺老师对你恩重如山,这样报答一下,有什么关系呢”东方铃霖恍然大悟,她愤怒的眼神盯着秦晓华,说:”你是你是你的阴谋,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我是喜欢贺老师,可是可是不是不是这样”说着她的脸一下子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