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宝局长》

秦守仁驱车回到自已的家,这是萧燕第一次正式踏入他家的大门,走进门的时候,虽然她已经有了充份的思想准备,还是感到一种愧意,因为她本不该以这种身份出现在这里。

秦晓华穿著背心短裤,晃著一双白生生的大腿和一对耸挺的优美椒rǔ,从卧室出来,她昨夜在舞厅鬼混了大半夜,现在才刚刚睡醒,看见父亲领了女人回来,还是位女军官,忍不住醋意,撇了撇嘴,没拾理他们,自顾上了厕所,然后又大大咧咧的换上衣服出门。

萧燕心中慌愧,向她点头示意,见她不理睬自已,神情颇有些尴尬,秦守仁点起一枝烟,端起父亲的架子问秦晓华:『你妈还没回来吗?』

秦晓华白了他一眼,鼻子哼了一声说:『明知故问,她一个月有几天在家的?』说完转身出去了,一会儿功夫,只听一阵摩托车声逐渐远去。

秦守仁其实知道妻子和她单位的司机打得火热,听说那个司机刚刚23岁,是从农村出来的,人挺老实,他也懒得管,毕竟最初是因为自已总是在外掂花惹草,妻子才向外发展的,她不在家,自已感觉更自在。

他眼看女儿已经走了,于是笑嘻嘻地对萧燕说:『来,宝贝,我们一块去洗个澡』

萧燕也是一身的香汗,腻腻的,洗个澡现在对她而言是很有诱惑力的,可是却有些不好意思和秦守仁共浴,在她的观念里对这样大胆放荡的举止到底还是有些抗拒的,秦守仁却不容她拒绝,放了水就搂著她进了浴室。

秦守仁家的浴室很宽大,漂亮的椭圆形浴盆底还镶著一圈彩虹色的环形灯,打开来映得水光潋,萧燕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室内浴池,看得有些呆了。

秦守仁脱了衣服,跨进浴池,微笑著欣赏萧燕的脱衣美态。

萧燕穿的是一身军装,内衣裤也是洁白的,倒是没什么花哨,可是她眼角含羞、眉目藏春的妩媚神情,和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沐浴的生涩拘禁,却是别有韵味。

当她红著脸,眼望别处,娇羞地褪去内裤,怯生生地爬进浴盆,战兢兢地挨著他坐下,缤纷的灯光在水波掩映下反映在她的身上,雪白的肌肤变得粉莹莹的,酥xiōng玉rǔ在水波中荡漾,粉腿mī穴在水光下隐隐约约,就像在娇艳地舞动,真是美极了。

蔚蓝的池水衬著她晶莹剔透的肌肤,散发出一种完美的慵懒气息,婀娜起伏的娇躯展现著呼之欲出的美好丘壑当萧燕羞涩而温柔地给他擦洗身子,小手轻轻地抚开著自已的身体,rǔ房和大腿不时挨碰在他的身上,真是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了。

萧燕正含羞给这个侮辱了自已、同时也给自已带来了极大快感和美好前程的男人搓洗著身子,忽然一个娇媚的女人声音荡里荡气地笑起来,把她吓了一跳,骇得一惊,一下子扑到秦守仁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