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刘大柱心里美滋滋的从二愣子家里走出来,刚走到村东头,准备转个弯回家,就看到二狗子一家从提着大包小包的向村口走去。网

“马叔,二狗子,小苗嫂子,你们这一家子大中午的这是干啥去呀,这大日头这么高,不在家里歇着,火急火燎的往哪去!地里的活再怎么忙也不急在这一会儿吧!”刘大柱晃着膀子过来打招呼。

村里人都知道刘大柱不好惹,而且他爷爷刘铁嘴又是个有本事的人,他自己也识文断字,很多事情都要求着他,所以对他都很客气。

二狗子他爹马新民赶忙放下一个行李卷,扭头说:“大柱啊,你家的苞米收了嘛,可别烂在地里,我看你一天到晚瞎晃悠,这样可不行!”

“马叔,我这两天就收完了,我刚才问你的话你还没说呢,你们这一家子是准备出远门咋地,大包小包的。是去外地旅游吧,我听说北戴河不错,我也早就想去浪一浪,可是口袋里没钱啊,比不上你们家这么阔气!”

“大柱哥,你可别取笑咱了,俺们家的情况你还不知道嘛,用城里人的话说那就是家徒四壁,除了裤裆里的那话穷的啥也没有,这不,俺寻思出去打工赚点钱,要不光靠着地里那点粮食怎么过年呀!”二狗子比刘大柱年纪小,长的又矮又瘦就还没三块豆腐高呢,可是偏偏取了个老婆如花似玉像仙女似的,村里人取笑他们是武大郎和潘金莲。

“哦,原来是出去打工啊,我听说了,前几天你家山坡上的那块苞米地让泥石流给冲了,哎,老天真是没眼,不过没关系,二狗子这么勤快肯定能赚到钱,难关很快也就过去了,小苗嫂子你别伤心了。”刘大柱一眼看到美丽的小苗眼眶里含着泪水呢。

“小苗是舍不得二狗子吧!”公爹马新民说道。

刘大柱注意到小苗好像是白了马新民一眼,然后转头冲着二狗子抽泣:“你走了,你走了,你就不管家里的事儿了!”

二狗子一看媳妇对自己如此的“恋恋不舍”心里还挺享受的,连忙说:“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可我不出去打工,光靠那点地里出的粮食怎么过年啊?”上前拉住秋花的手“在家好好孝顺咱爹,他也不容易,自从我妈死后,把我和我妹子养大很辛苦的。”二狗子不提他爹,小苗还能忍住眼泪,听他这么一说,泪如雨下,心中的苦一下涌上来。但此时她不能说,就是说了,老公也不能相信。

“这夫妻感情还挺深的哈,二狗子你可真有福气,啥时候我也能取到对我这么好的媳妇死了也心甘情愿了。还有马叔你也有福气,小苗嫂子这么好的儿媳妇上哪找去啊,啧啧,这一家子真好!”刘大柱搭讪着说道。

马新民的眼珠子这会儿只是在小苗的短裙子上打转,看着小苗两条笔直白嫩的腿,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刘大柱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这哪像是公爹看儿媳妇的眼神啊,简直就像是个无良的嫖客。难道这老东西想要扒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