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完事儿了,福祥嫂很习惯的以一双柔嫩的胳膊撑起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准备起来清理一下,刚才最后一下她觉得自己仿佛遭到了炮轰,爽的差点昏过去,用指甲居然在对方背上刻下了一道道血痕。网

刚刚喘了口气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太凶猛了,脸上一红,突然发现一个青涩的陌生的脸在自己的眼前晃了一下,顿时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没昏过去。

“大柱,你怎么在这!”然后她就发现两个人全都脱的光光的,而刘大叔的背上,留着一道道鲜红的血痕,分明是自己在高峰的情况下给抓出来的。

“嘿嘿,嫂子,我是来串门子的!”刘大柱嘻嘻的笑道。

“串门子的,那咱俩是咋回事儿!”

刘大柱脸上一阵发愁:“俺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儿,我年纪小什么也不懂,我一进门你就把我当成了福祥哥,说是让我给你按摩,于是我就给你按了两下,可是你抓住我的手就抹裤头,你力气大,我挣不过你,所以后来你就把我压在下面了,还拖了我的衣服福祥嫂,刚才咱们干啥了呀,我怎么觉得挺别扭的呀!”

糟了!福祥嫂整个人顿时就怔住了,暗想,自己刚才睡的迷迷糊糊的把这小子当成了福祥了,没想到居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这要是传出去了,可让自己怎么还有脸见人啊,不过这小子也真够壮的,愣是让自己上了好几次高峰,现在还爽的个透心凉。

想到这里福祥嫂媚笑了一下,柔声说:“大柱啊,你过来让嫂子儿看看!”

“哦!”刘大柱把自己装的就好像是初哥一样,翘着自己的耳朵,摸着自己的头发:“嫂子,有啥事儿!”

福祥嫂对他的东西越看越爱,忍不住抿嘴一笑,一把抓住了,抚摸婴儿一样的抚摸了两下,说:“刚才的事儿出去了别乱说知道嘛,嫂子刚才跟你逗这玩呢,哎,一个没注意大柱都长成了大人了,可真够大”

“嫂子你放心好了,我出去不会乱说话的我的嘴嘴严了。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我看你挺喜欢按摩的,福祥哥老是不在家,要不这样吧,啥时候你需要按摩了俺就来给你按按,整天在地理干农活挺辛苦的,身体疲累一点那是肯定的,我给你按按兴许你干活还能多点力气呢。”刘大柱依然装傻充愣。

“嫂子打小就知道大柱是个懂事儿的孩子,行那咱就说定了啊,这不,刚才你给嫂子按摩按的还挺舒服的,可是嫂子在玉米地里掰棒子实在是太累了,现在着全身上下又有点发紧,要不你再给嫂子按按,就像刚才一样那么按,行不?!”福祥嫂心想:这个傻子肯定都不知道男人和女人的事儿,我就哄着他跟自己玩玩,福祥那个死鬼个把月都不回一趟家,回到家里都是醉醺醺的,自己早就干涸的不行了,正好拿这小子来止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