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耿丽蓉爬上了刘大柱的身体,左摇右晃,哼哼唧唧,咬着嘴唇,呼呼喘气,干的非常卖力……

但是刘大柱却有着另外的一种感觉,他感觉到耿丽蓉的身体之中有一股冰凉的气息从两人对接的地方传入自己的体内,还是把自己体内一些温热的东西往外拽,另外他的欲念越来越重,简直就要失去了神智,舒服的真要飞天了。网 不过那种温热的东西离开他的小肚子越远,他就觉得自己越难受,好像整个人就要被掏空了一样,精神头一点一点的萎靡,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了。

这是什么?

刘大柱从小跟着他爷爷刘铁嘴学了不少的东西,而且他最近日夜的研究《丹功》明白了道家房中派中很多的学问,尤其是采阴补阳和采阳补阴这种通过损人利己来达到强身健体动玩意。

顿时一个念头就爬上了刘大柱的脑子,坏了,这娘们不是好人,很可能也修炼过类似于丹功的东西,弄不好也是道家房中派的传人,看来他可能是想在自己的身上采阳补阴,那可不行,听说被才不过的男人都会骨瘦如柴最后失去神志变成行尸走肉。

对了,在丹功的记载之中,有克制这种功利的。

当下刘大柱也不管自己猜的是对了还是错了,立即就把《丹功》之中记载的运转了开来,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自己那种温热的东西给稳住了,但是一时之间还拉不回来,两人就好像是拔河一样展开了竞赛。

不过刘大柱感觉到耿丽蓉体内的冰冷气流没有根基就好像是水上浮萍一样,而他的《丹功》就好像是根深蒂固的盘根大树,早就扎根在千层土壤之下,根本难以撼动,所以他一用力,就把耿丽蓉体内的那股冰冷的气流给吸收了。

“啊!”突然耿丽蓉一声惨叫,白花花的一丝不挂的没好身体摔倒在了地上,四仰八叉的,分开两条腿,颤抖着雪白的胸,有气无力地看着刘大柱,仿佛是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样,一脸的不可置信,满眼都是惊恐骇然。

“不可能,这不可能!”

刘大柱提上裤子站起来,光着脚踩在耿丽蓉光滑圆润的胸上,冷冷的逼视着她问道:“你这臭娘们,刚才是不是用采阳补阴的方法想要害我了,没想到这世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人会这玩意儿,你说你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耿丽蓉突然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给刘大柱舔东西,哀求道:“好人,我求求你饶了我吧,别让我死。”

刘大柱心想,我让你死干什么呀,我又不想当杀人犯,我就是想要知道你这娘们到底想要在我身上干什么,说什么傻话呢。可是他们老刘家的人一般嘴里都掏不出什么真话来,连脑子都不转,瞎话张口就来:

“不行,你这娘们,居然想害我,我这么厉害你还敢对我动坏心,我日球的,你狗日的这是自己找死,我凭啥不杀你,我不但要杀你,还要把你吸成人干,然后变成肥料,扔在高粱地里施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