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王广洋回来的时候,打开门发现一楼没人,于是进入了一楼的一个房间打开了闭路电视,立即就看到自己的老婆耿丽蓉趴在自己的卧室里的大床上撅着雪白的大pp,双手撑住床铺,咬着嘴唇兴奋的叫唤。网

而那个自称是耿丽蓉表弟的家伙,则站在自己老婆的身后,把东西塞在自己老婆的身体里,使劲儿的运动着,宋丽丽更加离谱正蹲在小农民的身体下面叼着小农民的两个鹅卵石,拼命地吃着呢!

王广洋只看了一眼就把闭路电视给关上了,点着了一支烟坐在沙发上,心里虽然很别扭,但是也没办法,谁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干,而且看那娘们的表情,的舒服极了,自己干她的时候似乎都从来没看到她这么陶醉过,大pp一刻也不安分,不顾一切的狂甩着,两个奶牛一般的巨胸在身体下面来回的摇晃,弄得他都有点想要支帐篷的意思。

“还要,这小子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死了,最多也就是坚持到明天早晨吧,他是必死无疑了,我的后顾之忧没有了。”王广洋这样安慰自己。

任凭楼上别人干自己的老婆,王广洋洗了把脸,就在楼下的沙发上睡着了,闹钟响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他急忙起来,寻思着要收拾残局,家里死了个人一定要给警察一个交代,他已经想好了,就说有人闯进自己的老婆,可是没想到这小子倒霉,居然猝死了,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件事儿要是传出去肯定挺丢人的,但总比丢了脑袋要好,刘大柱这小子知道了自己的事情,就绝对不能让他活下去。

“丽蓉,给下来了!”王广洋穿好了衣服,冷哼了一声,冲着楼上招呼。

“耿姐出去买东西了,宋丽丽也回家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吧。”可是让王广洋没有想到的是,楼上传来的居然是刘大柱的声音。

刘大柱穿着王广洋的一身衣服从楼上走下来,往沙发上一坐,叼着王广洋送给他的玉溪烟,冲着王广洋嘿嘿一笑。

“啊,你,你怎么,怎么”王广洋顿时吓得魂飞天外。

“怎么没死是吧?”刘大柱翘起二郎腿,跟养大爷似的,耸了耸肩膀,舔了舔嘴唇笑道:“我没死,你老婆和情人却差点死了,昨天晚上她们可累坏了,呵呵。”

王广洋顿时明白了,自己的药物对这小子无效,自己的老婆和小情人是白白的被他给干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气也气死了,一想到自己老婆昨天那一脸幸福摇晃翘臀,让别人干的样子,他就气的想要吐血!

“你小子到底想要怎么样?!”

“嘿嘿,我什么也不想干,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我是个小农民怎么敢跟你这个大主任叫板呢,只要王主任把那张秘方拿出来,我立即就走人,就像你说的一样,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至于你和牛大生的事情,还有你昨天晚上给我下药想要害死我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不过嘛,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