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送完了工具,刘大柱就跟着马秀琴翻过山坡奔着朕卫生院去了,一路上马秀琴把自己的事儿跟刘大柱交代了个清楚,原来,马秀琴一不小心跟自己的小叔子蔡六斤搞出了孩子,现在需要打胎,但是蔡六斤又不敢出面,而马秀琴的丈夫出门打工已经一年了,一下跑出来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所以必须把它打掉,所以就把刘大柱找来顶缸签字。网

镇上这破地方跟蘑菇屯一样穷,也就那个集市还像点样子,其他的地方也是破破烂烂的,可是刘大柱万万也没有想到,这个卫生院还真有点规模,居然是移动白色的二层小楼,里面还停着两辆破汽车。

到了卫生院门口,马秀琴还不忘嘱咐刘大柱几句:“大柱,到了里面之后,你就说是我对象,这孩子是咱俩的听到了没!”

“婶儿,咱俩这年级好像有点不般配呀!”

“那有啥关系,现在城里人都实行姐弟恋,人家不管这个,只要给钱有人签字,人家就给咱做了,别担心。”马秀琴自己心里更害怕,但还是给刘大柱打气。

其实刘大柱才不怕这个呢,反正这他娘的孩子也不是他下的种子,他怕个球啊。

等到了里面,刘大柱一看,呵,这卫生院规模还不小呢,里面还分成郝多科,有内科、妇产科、内分泌科、传染科,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暗想:没想到这破地方还有这么好的地方,稀罕呀。

马秀琴轻车熟路的挂了号,然后直接带着刘大柱到了妇产科。

妇产科这面前坐着的是一位二、三十岁的娇俏少妇,胸前的牌子上写着名字叫耿丽蓉,27岁,是个妇科医师。

她的神态显得有些冷漠,皮肤挺好白里透红,披肩的长发遮住半边低垂的脸蛋,合体的深灰色套裙,衬得她曲线毕露:两团雪白的胸胀仆仆地耸在胸前,纤腰盈盈一握,肥硕的臀部,将裙子撑得密密实实。

凭这些天的的经验,刘大柱觉得这类女人的情=欲,一定极为旺盛。

她的坐姿也很希奇,只将半个屁股沾着一点椅子边,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两条玉腿,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紧并着,而是略向外张开,且不时难耐地轻轻扭动臀部。

“大,大夫,我,我们不小心给怀上了,但是家里有一个孩子,上面不给指标,所以您给做了吧!”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满脸红晕的马秀琴,终于细声细气地开口了。

“家属来了吗?!”耿丽蓉面无表情的拿过一张病历刷刷的写两下,冷冷的问道。

“来,来了!”马秀琴指着站在一边东看西看的刘大柱说道。

“就他呀,这么小,你儿子啊?!”耿丽蓉顿时就愣住了。

“你才是他儿子呢!”刘大柱一听就火了,怎么帮忙还帮出儿子来了呢,尼玛,长得挺好看,脑子不好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