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村长一看见刘大柱顿时就好像是被b毛卡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了,一个劲儿的往肚子里咽唾沫,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嘿嘿,大柱回来了!”

刘大柱皮笑肉不笑的说:“叔,我要是再不回来,我的果园恐怕就没有了吧,你刚才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你这算是什么意思!”

“那啥,这里人太多了,大柱,有什么话咱们到外面去说吧,叔想要到院子里去透一口气儿,你看行不!你这屋子里太闷热了,咋也不开开窗户呢!”

“那行,咱们到外面去谈谈!”刘大柱耸了耸肩膀。网

胡丽琴撇了撇嘴:“村长,你可别趁机欺负大柱,你要是敢欺负他,我们几个人跟你没完,告诉你,我爸有的是钱,哼!”

“那咋能呢,你们放心吧,不能,绝对不能!大柱,嘿嘿,大柱是俺从小看着长大的,俺咋能欺负他呢,俺照顾他都还来不及呢!”

麻痹的,少跟老子来这套,狗日的,就你那个b样的还照顾老子,你不给老子下绊子就算是好事儿了。刘大柱一边往外面走一边在心里骂道。

“那啥,大柱,我刚才在屋子里说的话你都听见了是吧,听见了也没啥,叔也不怕你啥,其实叔也是为了你好,你太年轻了,根本不适合承包果园,人家高大户已经看上了你那块地了,一定要拿下来,高大户在咱村没人敢惹,我看你还是别跟人家争了,再说了,这马上就要竞选村长了,高大户当选的可能性很大,你咋跟人家斗啊,到时候人家当了村长,别说果园了,恐怕你在这个村子里都住不下去了,你好好想想呀!”

“球,我日他高大户的先人,他算个球啊,他相当村长,还得问问老子愿意不愿意呢,麻痹,村长是大家伙选出来的,可不是他高大户自己册封的,姓赵的,你少在我勉强装笔,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你不就是看着老子要发财了心里嫉妒嘛,告诉你,老子的果园谁也抢不走,呸!”刘大柱一点也不客气指着赵黑娃的脑袋骂了起来。

“你狗日的瓜瓜娃,敢骂人,俺现在可还是村长呢,你小心点。告诉你,你以后别老是管本村长的闲事儿,俺和刘丫丫那是真心相爱的,就连刘丫丫的爹娘都不管,你管得啥闲事儿啊,草!”

“我草你麻痹的,赵黑娃你给老子听着,老子拿你当个人你就是个人,老子要是不拿你当个人,明天再你家坟头上动一下,让你家全家都死光你信不,我爷爷刘铁嘴是干啥的,你狗日的也清楚吧,你最好别来惹我,要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还有刘丫丫是我的女人,你以后最好少打他的主意!”

“啥,你这个挨千刀的狗崽子,咋地刘丫丫是你的女人,你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跟刘丫丫的父母提亲了,我们就要结婚了,你最好以后离我的未婚妻远一点,要不我锤死你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