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晚上刘大柱刚吃完了饭,一个人叼着烟卷在村子里的大路上瞎溜达,遇到人就打个招呼,悠哉悠哉的被小风吹着,感觉还挺舒服的,忍不住扯开了衬衣,凉快凉快,嘴里还哼着小曲,慢慢地走着。网

“嘿,刘大柱,站住!”

“哪个!”刘大柱一回头,只见冷艳无比的小学老师冯倩倩抱着胳膊站在自己身后,仰着小脸,一副很不屑的样子,还顺便白了他一眼,好像挺瞧不起人死的。刘大柱差点把鼻子气歪了,懒得搭理她:“干啥!”

“学校里有人找你,你跟我走一趟!”

刘大柱心里这个气,冷笑着说:“你当你是啥人呀,警察呀,就算你是警察老子也不鸟你,凭啥就让我跟你走一趟,小样儿,毛还没长全呢,就学会了瞧不起人了,老子就是农民咋地,老子还懒得搭理你呢,滚蛋!”

冯倩倩气的脸都白了,在学校的时候他是校花,男孩子全都围着他转,哪受过这种气,气呼呼的说:“你嘴里放干净点,什么毛不毛的,你怎么跟女孩子说话呢,你再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刘大柱撇了撇嘴:“毛,等不到你撕烂老子的嘴,老子就把你那话儿给撕烂了,不信你过来试试!”

“臭流氓,没素质,呸!”冯倩倩一下子气哭了,说:“反正我告诉你了,学校宿舍里有人找你,你爱去不去,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扭头走了。

刘大柱一想,毛球的,这死丫头片子平常看见自己都他娘的鼻孔朝天,今天怎么好端端的找上我了呢,呃,别再是真的有人找我吧,我看还是去一趟吧!

刘大柱知道学校宿舍,其实就是村里小学的最后面的两间教室,那五个老师全都在里面住着呢,于是拐了个弯,哼着歌,大摇大摆的跟大爷一样,就朝着学校走了过去,草,冯倩倩算个毛啊,老子还怕你,麻痹,说不定哪天老子生气起来,给你用点手段,让你小娘们b孔朝天,让你再拿鼻孔看人,娘的。

这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村里乌漆抹黑的也没个人影子,那个破旧的小学还处在村子里的最后面,娘的再往后就是一片乱坟岗子,这几个小娘们还真他娘的有胆量,居然也敢在这里睡,哪天老子吓唬吓唬你们,我让你狂,刘大柱在心里恶作剧般的想着,于是就阴笑着走进了学校。

学校里的学生早就下课了,只有最后一间房还亮着灯光,刘大柱知道,倒数第二间房子是南华子住的,暗想:我草,我忘了,南华子个狗日的在这里住呢,是不是这小子想打我的闷棍,所以让臭丫头来找我的!

这么一想,刘大柱就竖起耳朵听,听了半天啥也没听见,这才放心了,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南华子的房里没有人,也不知道狗日的死到什么地方去了,最后面一间房子里住的是四个女老师,应该就在那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