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王咪咪美滋滋的来到了刘大柱的家里,一看大门开着就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见刘大柱和胡丽琴在院子里抱着亲嘴儿,刘大柱的手已经把胡丽琴的小裙子撩起来了,两条修长光洁的美腿露在外面,中间黑乎乎的一片,刘大柱的手指头已经进入到里面去了,液体沿着小腿咕咕的往外流,都流到脚面上了。网

院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胡丽琴使劲儿的扭着小腰小屁=股,嘴里哼哼着,小手隔着裤子在刘大柱的那话儿上抚摸着,一会儿伸出一条美=腿,搭在了刘大柱的腰上,哗啦一下子把刘大柱的拉链给拉开了,撅着小嘴,就往自己的那话儿上凑,顶住了之后,嘤咛着说:“大柱,我这几天全身都不舒服,可能要犯病了,你好好的给我治治,快进来吧!”

“噗呲!”只听一声响,刘大柱把腰一挺,那话儿就进入了胡丽琴的身体里,胡丽琴往后一仰头,咬着嘴唇,啊的叫了一声,身体腾空而起,轻盈的跳上了刘大柱的身体,两条小腿盘在他的臀部,互相勾住了,小屁=股拼命地摇起筛子来了,而且不断的上蹿下跳,就像一只不安分的小猴子。

王咪咪这会儿刚刚露了个头,急忙缩回去,在大门洞子的黑暗里看着两人干事儿,刘大柱可真猛,炮火猛烈的让那个小女孩差点没死过去,声音嘹亮的整条街恐怕都能听得见,而且没完没了,就像是永不停步的动力火车一样,一个劲儿的炮轰。

王咪咪没敢进去打扰领导“工作”大约过了有半个多小时,胡丽琴抱着刘大柱的脖子,在肩膀上死死的咬住了,“不行了不行了,我丢了,我丢了,大柱,我死了我死了,放下我吧,我真的死了。”

刘大柱这才怜香惜玉的把她放下来,胡丽琴蹲下身子,一只手抓住了那话儿,另一只手在自己下面揉来揉去,顺便喷出一道白线,尿在了地上,帮助刘大柱清理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把拉链一拉,娇柔的扶着自己的腰,说:“大柱,你治病的办法真有效,我现在好多了,你是神医,嘿嘿!”

“累了吧,小美人!”刘大柱拍了拍她粉红的小脸柔声说。

“嗯,可累了,这两天天天都在山上忙活,你这个大村长也不去,可把我累坏了,不过刚才也挺解乏的,哦,我有点困了,想进去睡觉了,要不你跟我一起进去吧,今天晚上我跟你睡,脱光了衣服抱上一宿,你还可以吃我的nai,让你尝尝失去已久的母爱,哈哈哈哈。”胡丽琴这个疯丫头笑着说。

其实刘大柱早就知道王咪咪来了,他的耳朵可不是一般的灵敏,凭着脚步声在几十米外就能判断出是谁接近了自己,刚才他弄胡丽琴的时候,根本不舍得往死里弄,她那小洞洞那么紧,还没开发出来呢,使劲儿大了就喊疼,刘大柱也不忍心。半个小时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可能丢,所以现在还硬邦邦的呢,心想,留着弄王咪咪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