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齐惠咬牙强忍着刘大柱特殊手法的的拔弄,那种滋味真的让她神飘魂荡,好像没跟毛孔都想爱爱,声音颤抖的断断续续的说:“你,你,别,别这样,比这样耍我,我,我,我没得罪你呀,你,别”

刘大柱对这位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大局长的反应非常满意,看着她欲拒还迎,浴火焚神,想要抱自己又不敢抱,放开又舍不得的骚样子,淡淡的笑了一下:“刘局,我没说你的最我呀,我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来给你解解乏,按按摩,没别的意思,不过我做的这是全身按摩,除了前胸后背之外,连你的小b也要按摩一下,你长期坐在椅子上办公,这地方摩擦太多了太累了,需要放松一下,现在痒不痒啊,我给你止痒啊!”

“不痒!”齐惠咬着牙说。网

刘大柱加重了手法,在她那话儿的小疙瘩上面捏了两下,顿时齐惠一翻身,紧紧地把他抱在了怀里,嘴里呜呜的叫唤起来。

“痒不痒!”

“不痒……哦哦……不痒……”

“那好,我不摸你了,你走吧!”刘大柱心里又百分百的把握,这位局长已经情迷心窍了,让她走她也不肯走了。

刘大柱的手一停,齐惠顿时受不了了,失去了那种舒服的感觉,她简直必死还难受,喘息着说:“你,你……手……你的手……”

“到底痒不痒?”说着又在她湿淋淋的那话儿上捞了一把!

“痒,痒……痒了,痒了……痒死我了……“

“那需不需要止痒?!“

“需要……需要……快给我止痒……求你了……快给我止痒吧……我好痒啊……你不要耍我了好不好,求你……”

刘大柱把她的身体翻过来,让她弓着分开双腿,把头埋在下面,用舌尖给她舔:“齐局,你说你何必跟我作对了,这个世上谁求不着谁呀,你看你现在这么痒,还不是要靠我,不过你一开始的时候对我态度不太好,我决定让你更痒一些,才给你止痒,怎么样,舔的你舒服不舒服啊!”

一个从来没结过婚的女人,在第一次接触男人的时候,就被舔了那话儿,这种刺激兼职都可以令当事人爆炸, 齐惠的眼中射出既惊恐又兴奋的颜色,肉体的酥麻,双手拼命地撕扯着床罩,心里却在想,原来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是这样的,他居然吃我的那话儿,那可是尿尿的地方,多脏啊,不过真舒服,哦!

这种舒服的滋味差点让她这位一向冷冰冰眼高于顶,严肃古板的大局长老=处=女发狂的喊叫了出来,不过她还在克制:“你,你这个小农民,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别用舌头了,你,你来吧!反正,反正我也没感觉,我,我会告你的!”

刘大柱见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个很保守的胸=罩,呵呵一笑,把后面的钩子摘掉了,四十五年没有被男人触摸蹂躏过的大白兔,居然还是那么有弹性,弹跳出来的一刻,居然充满了爆发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