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刘大柱早晨起来一起来就直接奔着李文才家里去了,李文才狗日的住的距离刘大柱家里不愿,就在村子大路左边,全村就属他家最穷了,三间破土坯房,遇到个刮风下雨就摇摇晃晃的好像要被风吹走了似的,外面下大雨,屋子里就下小雨,这小子平常就知道跟着福祥一伙人打牌喝酒啥的,狗屁正经事儿也不干。网

前年这小子也不知道中了邪了还是咋地,非要缠着赵黑娃把山坡上的十亩地承包给他,赵黑娃喝了他两顿酒就答应了。没想到狗日的转手就倒给了南方的一个女人,这女人也不知道为啥,包了地之后也不怎么管,听说住在镇上,有时候过来看看,全都是种的玉米,收成也不好,看来这娘们根本就不会种地。

反正也不知道咋回事儿,李文才狗日的就是不给村里交钱,当时村里跟他定了四年的合同,眼看着还有两年呢,刘大柱可等不了,今天到他家来,就是为了让这小子赶紧把地交出来,过两天收了玉米之后,马上就种果园了。

“李文才在家吗?!”刘大柱背着手进了院子。

“谁呀!谁找老子!”李文才晃晃悠悠的提这个白酒瓶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呀,这不是刘大柱嘛,你狗日的找老子有啥事儿,呃!”

麻痹的,刘大柱顿时就火了,大小自己现在是个村长,这小子居然敢以狗日的相称,简直就是藐视领导啊。

“李文次,你麻痹的,你嘴里给我放干净点,老子现在是村长知道不知道,你狗日的怎么大早晨的就喝酒,有病是吧。”

“村长,草,村长咋地,以前赵黑娃老子都不鸟,还能鸟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屁放快点滚出去。”李文才仗着点酒劲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还露胳膊卷袖子,好像要动手咋地。

“文才,你这是干啥呢!人家大柱现在可是村长,你咋这么跟村干部说话呢,大柱,你可别往心里去,他喝醉了。”这时候,李文才的老婆张巧芬从屋子里出来了。

这个张巧芬长的娇小玲珑,身材偏瘦,手臂和腿都很细长,屁股不大,却翘翘的,还有一双雪白细嫩的小手,也算是农村女人中的上等货色了,就是跟着李文才过这种穷日子,有些营养不良,脸色有点发黄,说话的时候底气不足,挺老实的。

“没啥,他狗日的喝醉了,本村长不跟他一般见识,本村长这回来是来说正事儿的。”刘大柱冲着张巧芬淡淡的一笑,转过脸来指着李文才说:“李文才,我今天是代表村委会来告诉你,你前年跟村委会承包的十亩地,村委会经过研究决定给你收回了!你赶紧把地里的庄稼收拾一下,秋后就别下种子了。”

“放屁,凭啥给老子收回了,老子手里有合同,是四年的合同,现在合同还没到期呢,你凭啥给老子收回,赶紧滚蛋!”李文才喝了一口酒,打着饱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