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张巧芬顿时心花怒放,抿着嘴一笑,小声说:“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大柱你等俺一会儿,俺去把门窗都关上。网 ”

说着,张巧芬走到了外屋把门窗全都关上了。

农村人干这事儿也不用洗澡,张巧芬在水盆里弄了点水,拿香皂在自己下面洗了一遍,搓了搓,赤着娇美的身体,大力的分开了两条大腿,躺在炕头上:“来吧,大柱村长别管李文才那狗日的,过来弄嫂子吧!”

刘大柱的那话儿早就硬了,立即爬到炕头上,一边和张巧芬接吻,一边摸着张巧芬的那话儿,不一会张巧芬的那话儿里面就泥泞不堪了。

刘大柱耍贫嘴:“嘿,嫂子,握着手指头好像是掉进了沼泽里,一样都出不来了,越挣扎越出不来,嫂子的那话儿真好!”

“大柱可真会说话,弄的嫂子心里痒痒的,心情也好多了,李文才可从来不这么说,老师说我的b黑,不紧,弄着没意思,气死老娘了!”

“他懂个屁呀,有福不会享,我可是爱死嫂子了。”刘大柱花言巧语的哄着张巧芬,两只手在她身上乱摸。

过了一会儿刘大柱把张巧芬摸得全身颤抖,嘴里一个劲儿的呜呜叫唤,翘着nai子往上挺,pp也一个劲儿的在他下面磨蹭,娇声说:“行了,嫂子又不是小姑娘,干着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的是经验,不用做这么多准备工作,现在那话儿痒的受不了了,快把你的那个大东西放进来吧,嫂子想要了。”

刘大柱见她那话儿像小孩嘴巴一样向外翻着,张的大大的,娇小又粉红挺好看的,就摸了摸:“嫂子,你别急呀,这事儿得慢慢来才有味道呢,你肯定是让李文才那狗日的给虐待惯了,根本不知道这事儿的滋味,这回我让你知道知道啥叫腾云驾雾,保证你一次就上瘾了,当一回女人总不能白活吧。我看你就像尼姑庵里的尼姑一样,根本就不是到肉是啥滋味。让俺先看看你下面这朵小红花里面,能酿出多少蜜来。”

听刘大柱夸奖自己的那话儿是一朵小红花,还说自己流出来的液体是蜜,张巧芬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心里美滋滋的,扭动着身子羞着脸道:“都让你看了这么半天了,还看不够咋地,那地方有啥子嘛,平时按自己都懒得看!流出来的东西多脏啊,咋还能是蜜呢,都说你小子有才,还真会比喻,真是上过学的,嘿。”

“嘿,嫂子,这你就不懂了,你是女人当然不爱看,男人可是最爱看女人的那话儿了,不过有的女人不行,不好看,嫂子不一样,真是太好看了,怎么看都看不够,而且下面流出来都是甜的,比蜜还甜。”

“瞎说,俺虽然没吃过,可是那东西李文才说是臭的,咋能是甜的呢,呵呵,你要说比蜜还甜,那你给俺吃两口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