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看在你的毛是黄褐色的,是个还算凑合的炉鼎,老子就大发慈悲的给你下面那张嘴也来两枪,要不是看在这一点上,老子今天就熬死你,我让你狂,跟老子狂!啊,啊!”刘大柱像野兽一样,把东西从嘴里拔了出来,猛地把她翻了过来,向上翘着=美=臀=

抱起她的小肚子,下半身一使劲儿,扑哧一声,再次插了进去。网 刘大柱这才看清了,原来原来这个扫货律师,整个小b的周围包括另外一个洞洞,全都长满了=黑=毛,向上都快到了肚脐了,比他娘的男人还多呢,这种娘们的=性=欲=肯定很旺盛!别看在法庭上一本正经冷若冰霜人五人六的,还不知道跟多少男人有一腿呢。

刘大柱托着她的大屁=股猛烈的插着:“让你这个扫货知道我们农村人的厉害,这次知道害怕了吧,说,服不服!”

张燕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伸手把刘大柱的内裤从嘴里拔了出来,声音抖颤的就像收音机串台一样“服了,服了,真的服了,我以后再也不敢瞧不起农村人了,你真的很厉害,我今天真是爽死了!爽死了!你饶了我吧,农民大哥,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丢了好几次了,头疼,啊,好爽啊!”

“算了,不行,今天非枪毙了你不可,气死我了。”刘大柱真的发火了,他最恨别人蔑视自己了,尤其这次张燕不但蔑视他,而且还蔑视全体的农民,一副城里人高人一等的样子,让他忍无可忍。

“那今天你就草死我吧。”张燕嗷嗷的叫道。这话不是假话,此刻的她心中真的升起一种,甘愿被直接草死的心理,就好像是吸=毒的人上了瘾一样,因为刘大柱对他使用了丹功里面害人的功夫,每次当她的阴=精,喷射出来的时候,她的欲念不但不会减退,反而会相应的攀升一倍。越喷欲念越高,有些缺德的道士,就利用女人的这种状态,一直的吸收,直到把她们吸干,脱阴而死。

凡是这样死的女人,死后脸上都会露出满足和幸福的笑容,直到死前最后一刻,还在享受着无与伦比的高峰滋味

不过刘大柱现在还不想把她弄死,虽然这个娘们挺可恨的,也挺不是东西的,但毕竟罪不至死,而且,他跟辩方律师一起出来这件事儿很多人都看见了,而且还有监控录像在作证,如果她真的死了,刘大柱绝对是第一怀疑对象,没准遇到什么验尸高手,真把自己给抓起来了。况且,她也罪不至死。

刘大柱看把她吸收的差不多了,估计过后这女人肯定会大病一场,然后消瘦很多,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恢复不了精气神,心里感觉也满足了,也报了仇了,于是朝着她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扫货!”然后提上裤子站了起来。

张燕可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坐起来都不可能了,休息了将近十五分钟才睁开眼睛,急忙穿上了自己的裙子,可是小内裤还在树枝上挂着呢,奔来她的身高也能够得着,但此刻被刘大柱弄的双腿都快废了,肌肉拉伤,根本使不出力气来,所以只能哀求刘大柱:“大柱哥哥,你能把我的内裤拿回来嘛,求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