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刘大柱也不敢来得太快,趴在她的身上,尽可能慢的在她湿润但是紧窄异常的那话儿里面抽动着,由于是第一次向“游人”开放,她那话儿紧就好像是长在了一起,刘大柱一进入就被两边的嫩肉紧紧地包裹着,进也进不去,出也出不来,好像被一只河蚌给死死的夹住了,那种舒服的感觉,恐怕连天上的神仙都要羡慕吧!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网

刘大柱一直都着意于让她能够慢慢地适应自己的攻势,所以根本就没有进行前后的抽送,而只是好像抖动长枪一样,慢慢地扭动着屁股,让那话儿在她紧窄的小b里面旋转着,来扩大洞洞的轮廓,减轻内壁的压力,老这样下去他的j吧,其实也是被夹的很疼,虽然说也挺舒服吧,但是不能纵马驰骋,总是遗憾!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刘大柱的开发有了成效,洞内的水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了满溢的程度,就好像是突然喷发的枯井一样,液体几乎和洞口齐平,再也盛不下了,只能一股一股的从里面滚动出来,张萍也不太敢动弹,刚才她一直都躺在草坪上,忍着疼痛享受着快乐,此刻觉得在液体的滋润之下,痛苦减轻了不少,而且洞内的狭窄,也似乎有所扩张,两边的肌肉松弛了不少,所以就奴隶的抬起头弓着腰,挺起大声的喘着气,“大柱哥,你的那话儿好多了吧,我可受苦了,又疼又痒又酸又痒的,怪不得隔壁的兰姐姐跟我说女人的第一次,要是不遇到一个手段高超的男人,就感觉不出来舒服,不但不舒服,还挺痛苦的呢,不过我现在倒是不痛苦,挺舒服的,而且我心里也高兴,大柱哥已经好了!”

刘大柱听他总是提起隔壁的‘兰姐姐’刚才也没来得及问,这位兰姐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怎么跟她这么谈得来呢,或许是女人之间都这么八卦,凑在一起谈的都是这些玩意,那也不对呀,就算是要谈,也不可能跟她一个还没破个处的小女孩谈啊,村子里的少妇婶子不有的是嘛!

“大柱哥,你轻点,运动一下试试,不过不要太重,兰姐姐说,懂得怜惜女人的男人,才会让女人感到快意”

说着话,突然她就伸出两只胳膊,把两个小手覆盖在刘大柱的屁股抱得紧紧的,腰部更是向前一挺,让刘大柱又进去一些,跟着呼出一口气,然后两人暂时都不动弹了,真正的成了一个整体。刘大柱稍微发黑的大屁股和张萍雪白娇嫩的小屁股交叠在一起,中间以刘大柱的那话儿为连接,刘大柱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那话儿会呼吸,气体从自己的嘴里进入,经过那话儿进入到张萍的体内,然后循环一周,按照一种特殊而又既定的轨道,神秘的好像形体的自转和公转一样,循环一次,自己的精神就旺盛一些!

这就是所谓的双修吧!张萍似乎是在其中得到了很多的好处,不停地娇吟着,感觉到此刻两人已经不分彼此,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一种阴阳交泰的快感和摩擦,让她差点就疯狂了起来,下面的痛感顿时大幅地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