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老妈,你没事儿吧?要不咱别弄了,我这东西和你的不配套!”刘大柱的嘴巴立即离开了nai头,不敢再用力的吸吮了!

“你个死孩子,到了现在才说不干,你的那话儿那么厉害,烫的人家都快要疯了,这要是插进花心里肯定要爽死了,妈妈可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东西,妈妈穴里好痒,快跟妈妈!好儿子,快用你的那话儿干妈妈,以后妈妈就是你身边的一个小扫货了,以后草b的时候,不许喊妈妈,就喊妈妈,叫小浪b也行,要不就叫小亲亲,快呀,快呀,顶啊!”柳婵娟使劲儿的抬起自己的大屁股向上迎合着旋转着,刘大柱也艰难的向里面继续的深入,感觉洞内的肌肉正在一点一点的被软化被松弛,有了一些开门迎宾的迹象!

“啊,好像要接触到花心了,好痒啊,干死妈妈才舒服呢,干死你的小扫货吧,干烂了妈妈的b吧,用力,呀!”

刘大柱受到了谷利,扑哧的一下向里面进攻了一块,柳婵娟顿时把大nai子挺的高高的,紫色的奶头在刘大柱面前来回的弹动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目呆滞,屁股悬空而起,半天这口气都没出来,身体上的肌肉绷紧了一动不动!

“喂,小浪b你怎么啦!”刘大柱拍了拍柳婵娟的肥b,有些担心的问道!

“好人,情哥哥,老公,大j吧哥哥,你别管我,使劲的干啊,有本事就全都是出来,干死我,我是你的小浪b,我的b就是欠草,把这个贱b草烂了才好呢!”柳婵娟终于吐出了那口气,雪白娇躯搭起的那座拱桥也慢慢地软了下去,但是两腿却分开的更大了。网 刘大柱的枪头距离她的花心很紧,强烈的电流刺激着她最敏感的部位,但只是一种遥遥的辐射,仍然没有真正的抵达港湾,这种情况不但没有解决她的实际问题,反而让她的欲念越来越大。不过经过这么一折腾,她刚才也的确是喷出了一股=阴=精=烫的刘大柱全身发麻,舒服的不得了,长枪好像泡在一盆温水里一样,软滑舒适!

“贱=货=妈妈!你的小b可真迷人,能真是我的福气,可就是太紧了,实在是不好进去,进去了就被吸住了出不来,真是进退两难,我是挺舒服的,可就是难为了你了,要不这样,你自己把下面的嘴唇扒开,大屁股下面垫上一个枕头,我居高临下的往里面插试试看。”刘大柱一边说,一边用自己的嘴唇撩拨着柳婵娟肿胀的nai头!

“啪!”柳婵娟恶狠狠地抽了刘大柱一个嘴巴:“一天我是你妈妈就有权利打你你知道嘛,让你叫我小浪b小=贱=货,你还喊我妈妈,存心气我是不是,难道妈妈还不够浪,还不够骚嘛,你是不是觉得妈妈在床上没有女人味?!你以后不想草妈妈了是吧!”

“不是!”

刘大柱还没等说完,柳婵娟就用两腿抱着她的臀部,嗲声嗲气的说:“好儿子,情哥哥,好老公,人家这次是特殊情况,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就让人家做你身边的一个小浪b吧,人家一定会像个小表子一样的好好伺候你的,小浪b求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