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其实那就是前年的事儿,我刚才不是跟你收,林顺子那个死犊子看上了人家苏然嘛,当年苏然二十出头如花似玉是个一掐就能出水的大姑娘,老东西几次去调戏人家都没能成,而且就算成了他也不死心,只有取回家里天天日心里才没呢,你不知道,那个老东西的性大着呢,就是不咋中用!”

“你咋知道的!”

“呵呵,那还能是咋知道的,你以为按这个妇女主任是咋当上的,呵呵,足足的呸老东西睡了半个月,啥活儿都干了,连后面的那个洞都让他走了,这不才当了个芝麻粒大的小官嘛!那半个月在他家里,就算是被他固定在j吧上了,吃饭睡觉撒尿,无论干啥,都插在里面,又不舒服,烦都烦死了!”马培红翻着白眼,气呼呼地说2!

“原来林顺子是这么个东西,我以前听说他口碑很好,还以为他是个很正直的人呢,看来我是完全的错了!”

“那可不错了嘛!”马培红拍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说:“我的小妹妹可以作证,那老东西当初是怎么虐待她的,捏圆搓扁,甚至还想让他们家的大黄狗草我呢,我当时说什么也不愿意,他就走我的后门,差点没把我给疼死了!当时还是个小少=妇=呢!”

“那怎么林顺子在外面的口碑这么好呢!你们村的人一到了外面之后全都在夸奖自己的村长多么多么的正直无私是世界上最好的村长,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嗨,你咋j吧长的大,心眼这么小呢,这还想不明白,全都是被林顺子给逼的呗!”马培红说:“俺们村的人,都害怕这林顺子,尤其是林冬子那个狗日的复员回家之后,这对父子独霸一方无恶不作,更加为所欲为了。网 谁敢在外面说他们的坏话呀!不过林顺子也真是挺能装的,有时候本村人受气了啥的,他就带着人去出气,给村里人挡了不少的事儿,所以也有一些是非不分的人觉得他挺好!”

说着话,马培红颤抖着一身白肉,向上面挪了一下,刘大柱的屁股向前微微的抬着她的屁股,也挪了一下,两人都是啊啊的叫唤,被双方烫的有些受不了,看来第二次的旋风就要来临了。

刘大柱在她干裂的小嘴上亲了一口,揉捏着她的一颗紫色ru头问道:“那到底你是怎么发现林顺子杀人的呢!”

马培红扑哧一笑,脸上一红,指着刘大柱的鼻子说:“俺说了,你可不许笑俺,也不许下绊子,一会儿草俺的时候,使劲儿的整治俺,你要是答应了俺就说!”

“行,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不跟你计较,也不会报复你,不过你必须跟我说实话,可别糊弄我!”

马培红举起手来说:“呵呵,你把人家弄得那么舒服,全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我要是糊弄你,你以后不理我了,我的小b不就白长了嘛,我可不干那种傻事儿,我宁愿得罪林顺子这样的杀人犯也不愿意得罪我的大宝贝!”说着撅起小嘴就在刘大柱的脸上,鸡啄米一样的吻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