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谁捣乱,谁捣乱?!”小红站起来的时候,楼道里跟着也传来一阵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牛刚带着一群人冲进了刘大柱的屋子里面,拉开门之后脸色狰狞的冲着里面大喊!

小红愣了一下,苦着脸说:“牛哥,好像是对面兰姐那个屋子!”

“什么,兰姐,我姐姐今天坐台了!”

“坐了,就在对面!”

“妈的,坏了!”牛刚看了一眼刘大柱,只见这小子笑的在沙发上打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赶紧拉开门冲了出去!

刘大柱站起来梳理了一下头发,嘿嘿一笑,对小红说:“咱们也出去看看到底除了啥事儿了!”

小红点了点头,赶紧放下手里的话筒和刘大柱一起冲了出去,站在门口一看顿时就呆住了,只见刚才那个细腰长腿表情轻佻在刘大柱面前一脸嚣张的浓妆艳抹好像应招女郎一样的女人此刻正扑在牛刚身上撕衣服呢!

“快,快点草我,快点干我看,我受不了了,你,你快点,我好难受啊!”

她那尖尖的指甲就好像是利刃一般,刺啦一声就把牛刚的衬衣给撕破了,吓得牛刚连忙往后退大声的喊:“姐,你怎么回事儿,我可是你弟弟呀!”

“我不管我就是让你干我,我好痒啊,我受不了了!”牛兰现在根本已经失去了理智,就连那张粉嘟嘟的俏脸都扭曲了,她的五官轮廓本来精致而清晰,只不过因为太过于浓妆艳抹了,弄的有些俗气,但是此刻却被欲望催逼的稍显狰狞了,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就好像是饥不择食的一条母狼。 吓得牛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姐,你这是咋了!”

“我要,我,我要!”牛兰根本就听不进去牛刚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往他的身上生扑,一次比一次扑的更狠!

“还他=妈的愣着干什么,赶紧把我姐姐拉开呀!”牛刚吓得都傻了,一边躲藏着牛兰,一边冲着自己的手下大喊大叫!

那些狗腿子们终于明白过来了,也看明白了,心想这也太不像话了,兰姐就算是再怎么想干,也不能公开的找自己的亲弟弟呀,这叫啥事儿啊!于是赶紧过来好几个人就给拉开了,不过牛兰的力气好像突然之间变的非常大,两三个大小伙子居然都拉不住她,被她甩倒了好几次!

最后还是牛刚站起来,反正给了她两个大嘴巴,打的鼻子窜血,似乎是晕了,这才消停了一点,被拉近包厢里关上了门!

“呵呵,呵呵!真是太有趣了!”刘大柱站在牛刚身后笑了一声,吓得小红急忙拉他的衣袖,示意他千万不要乱说话!

可是这时候已经太晚了,牛刚已经转过头来,瞪着一对牛眼睛冲着他大声的喊道:“草泥马笔的,你看什么看,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