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西华子依然是一身皂色的道袍,大袖飘飘,满面虬髯,头上盘着道髻,右手中持着拂尘,仙风道骨的坐在法坛上,下面是一张碧游床,上面躺着一位穿着透明绢纱的美丽妇人,大约四十岁左右,风韵不俗,体态婀娜,仪态大方,风姿卓越,而且还是一个大肚子!

岁月没有给她留下多少痕迹,娇俏的脸部和身上的皮肤不但紧绷且弹性十足水分锁的牢牢的,一看就知道是富贵而且善于保养的那种温室美女,是以到现在不但魅力不减而且更有种勾人魂魄的成熟韵味!硕大的奶牛结实浑圆饱满坚挺,更难得的没有半点下垂的迹象,一看就是那种每天擦乳=膏和牛奶,精心豢养出来的品种,为的就是让自己的丈夫爽!

不过刘大柱一看就知道她曾经生过孩子了,他的nai头颜色很黑,ru晕也特别的大,肯定是给孩子哺乳造成的,不过也不排除丈夫和孩子抢奶吃的因素,但无论如何,刘大柱也坚定的认为,这女人不是个烂货,正相反是个节妇!

不过她这会儿穿着透明的绢纱,带子也松弛了,乳沟若隐若现,大半个粉白臀=部也暴露无遗,嘴里发出轻微的发颤的喘息声,两条腿时而夹紧时而放松,辗转反侧,并且有意无意的触摸着自己的ru尖,显然正在发骚呢!不用猜也知道她已经着了道了!西华子肯定给她使用了卑鄙的手段,甚至是使用了红丸也不一定。

超大巨ru,蜂腰纤细,雪白玉臀,这些都在无止境的吸引着西华子的目光,这老东西心里肯定已经流口水了!

因为是仰躺着,而且双手和双腿受了刺激,自然地撑起来,腰部弯曲成一座玉石拱桥,所以美ru显得格外的硕大,几乎达到了超现实的程度,充满了弹力的ru放左右摇晃,就好像是大雪山的雪崩一样滚动着!

别管西华子心里怎么*不堪,但这狗日的表面上还真像个人,不但像个人而且还像个清修的真人,端坐蒲团之上,道貌岸然,清静无为,神情也是无比的严肃!

刘大柱等人进来的时候,他正在叹息着侃侃而谈呢,现在则表情很愤怒,似乎是责怪两个女徒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过来打扰他施法!

西华子叹息了一声说:“女施主,你现在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贫道要立即为你施法,要不然的话你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不过在我施法的过程中可能有点痛苦,你一定要咬紧牙关忍住,我知道你需要这个孩子来为你的丈夫做骨髓移植的配型,我一定会为你抱住他的你就放心好了!”

“多谢道长!”那女人强咬着牙,忍受着心中因为药力发作而产生的欲念,双腿之间已经有液体流出来了!

暗地里西华子阴笑了一下说:“还有就是在我施法的过程中你一切都要依从我,不能够有一点反抗情绪,不然的话我的法术就会失败,现在我先给你喝一碗符水,然后在你的前胸后背上画上符咒,你自然也就好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恐怕还要双修,你同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