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美妇》

刘大柱赶忙伸手一抱,就把她的整个娇躯抱在了怀里,嘿嘿一笑:“姐,你不是说你是个妖精会吃人嘛,现在快点把我吃掉吧!”

“才不呢,我看你这么凶,抱的人家死死的,只怕一会儿你会把人家吃掉的,哎呀,nai子都快被你挤爆了,你小心喷出奶水来哟!”徐莉咯咯一笑,然后仰起头,把自己滚烫的嘴唇再次送上来,在刘大柱的嘴唇上来了个死吻。

刘大柱双手死死的压住两个面团,笑着说:“这里地方太小了,施展不开,恐怕不是很方便!万一你丈夫回来了就糟了,我都没地方躲!”

徐莉妩媚的笑了笑,吐了一下舌头说,“那到我房里吧。”

接着刘大柱就随着她的牵引,来到了她的房间,她的房间有一张很大的床,看起来相当松软,奇特的是有一面墙壁都是贴上了镜子,就像韵律教室一般;她要我坐在她的床上,然后蹲了下去,开始解我的裤头,拉下了仅剩的内裤。

刘大柱憋了好长时间的那话儿,被她的手指拨弄了一下,蹦的一下弹了起来,徐莉捂着小嘴吃惊的说:“你是怎么把这东西培养的这么大的?!”

接着她又抬起头来妩媚的笑了笑,就像一只狐狸精一般。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天生的吧,我们农村人在地里干活,身体壮,所以这个东西也都跟着壮起来了!”刘大柱不以为然的说:“别的男人不也都挺大的嘛!”

“真好玩!”徐莉拨弄着那话儿歪着头笑道!

刘大柱咳嗽了一声:“徐姐,我可以草你嘛?!“

“不能!!”徐莉语气很重的说:“你跑到我家来想要耍流氓啊,这是一个客人应该说的话嘛,我好端端的凭什么就让你草啊,你脸大呀!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呀!

“徐姐,求求你,就让我草一回吧!”

“我说你这人怎么没皮没脸啊,到底有完没完了,我不都跟你说了不行嘛,你磨我也没用,不让就是不让。再说你不都知道我有丈夫嘛,咱们怎么能干那种事儿呢,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嘛,咱俩赤条条的坦然相对,说点心里话,一会儿抱着睡一觉,做个好朋友,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看你是真的喝醉了,酒后乱性吧。“

刘大柱听她说的挺有趣的,就呵呵一笑:“没错,我就是酒后乱性,我刚才不都跟你说了嘛,我的酒量小,喝醉了酒之后就喜欢胡来,你非让我喝,结果我现在可是控制不了自己了,你要对我负责,而且刚才你不是说给我去火嘛!”

“呸!”徐莉瞅着他翻了个白眼:“我说给你去火的意思,是给你找点牛黄解毒片吃吃,你想到哪去了,真是满脑子*思想,早知道你喝完了酒这么坏,我刚才真是不应该让你喝了,现在去洗洗头清醒清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