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嗯!”

冬梅婶娇喘一声,媚眼如丝,火热的盯着我,顿时让我浑身一个激灵,欲望渐渐褪去。

要是师傅钱来福没有突然去世的话,我肯定会把持不住,一把将冬梅婶扑倒在地,因为冬梅婶这种丰盈少妇可是我们这些情窦初开小家伙的幻想对象之一,铁柱就会经常幻想她和丁香嫂子!

可师傅钱来福活生生的教训摆在那里啊,还有他说的什么白虎勾魂,这冬梅婶怕是碰不得,我虽然一股热气下涌,但还是咬着牙忍住了扑上去的冲动。

想到白虎勾魂,我突然想到师傅钱来福死前给我的信,在他的信里还特意的给我解释了一下白虎勾魂一说,是不是他猜到他死之后冬梅婶会找到我呢?

按师傅钱来福的意思,似乎冬梅婶并不可怕,是可以扑上去的,但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冬梅婶,你看这时间……”

我话还没有说完,冬梅婶打断了我,说。“小家伙还害羞起来了啊,我喜欢。”

冬梅婶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来。

这出太主动了吧!

“别!”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阻止冬梅婶,双手一把抓住了她如莲藕一般的雪白手臂。

冬梅婶的手臂滑滑的、白白的,抓在手上弹力十足。

手被我抓住,冬梅婶说。“小子,你想帮我脱吗?来吧!”

冬梅婶说着不动了,大大的眼睛盯着我,仍我摆布!

我去,这是逼我犯罪啊。不行,干脆承认自己已经不是处算了,这样也许冬梅婶就失去了兴趣。

“冬梅婶,我……”

就在我小声的正准备跟冬梅婶坦白,可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敲门声一响起,我和冬梅婶都愣了一下。

冬梅婶小声的问。“谁这么晚了还会来看你?”

我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开口大声的朝门的方向问。“谁啊?”

门外并没有人回答,反而又是“咚、咚!”两声轻轻的敲门声。

冬梅婶扫过我的小院,双臂轻轻的一挣,从我的双手上挣脱开来,再向我家的堂屋走去。

我伸头看了看冬梅婶,发现她走进了堂屋后面的杂货间里。

等她藏好之后,我一边向大门走去,一边大口的吸着气,好把被冬梅婶弄起来的大帐篷给弄下去。

就在我走到门口之后,大帐篷还是没有完全消,等我再吸了两口气之后,大帐篷终于看不太出来了,于是把伸手把门打开了。

门开,月婷嫂子站在门外,看到我开门之后,她一个闪身的进了院子,将我院子的木门给栓上了。

唉,怎么动作都差不多呢!

看到月婷嫂子像冬梅婶一样麻利的动作,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

“怎么这么慢啊!”月婷嫂子把门关好之后,问。

我连忙回答。“累了一天,迷迷糊糊好像睡着了,所以才有点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