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看到村长满脸的假笑,我突然意识到村长之所以急吼吼的把山租给我,一部分的原因是想阻止沈燕包山,另外一部分是不是觉得我即使包了山,按我混子的性格也干不出什么事来!

想到这些,我也不能直接质问村长是不是这样想的,只得收好合同,暗暗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包山养鸡给搞好,赚点钱给村长看看。

在心里发完誓之后,我同村长又敷衍了几句之后,转身离开了。

离开村委会之后,我哼着小曲往家走,虽然村长不看好我,但我自己很看好我自己的。

现在山也包下来了,等明天去隔壁隔壁村取取经,看一看包山养鸡的门,再去乡里买一批鸡苗,包山养鸡的事就能顺利进行下去了。

想着后面把鸡养好之后,村长马富贵惊讶的表情,我就心里一阵暗爽,哼着小曲的声音更大了。

等我回到家之后,离中午还有一小段时间,于是我在自家院子里转了转,在角落里拿出干爹生前做木工的一些家活什,再找了一块巴掌大的硬木头,开始雕起小人来。

雕小人是我半拉子木工中做得最好的一样了,当年雪儿之所以那么的粘我,是因为干爹总能给我雕出一些惟妙惟肖的小玩具,例如什么小马、蜻蜓、笑面娃娃……

我有了这些玩具之后,总和雪儿一起玩,她自然也就十分粘我,后来我大了一些,自己也学着像干爹一样雕东西,虽然雕出来的东西没有干爹精美,但雪儿却十分喜欢,每次我送她,她都会好好的保存起来。

我把巴掌大的硬木头弄得快有个人样之后,中午到了,我抖了抖身上的木屑,将雕了一半的木头放到一边,开始给自己做起饭来。

由于早上月婷嫂子给我多做了一些菜,现在只要热一下、煮个米饭就好了。

不一会,我吃完午饭,躺在炕上一边休息,一边继续雕着未完成的木雕,我决定要雕一个月婷嫂子。

可雕着雕着,我头一歪睡着了。

在梦里,我继续雕着月婷嫂子,并且雕得十分精美,就在我把雕得十分精美的木雕送给月婷嫂子的时候,突然一阵“咚、咚、咚……”踢门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从炕上惊醒,一看手上的木雕,还是上午那样,哪里都没有成型,我无奈的笑了笑。

而这时“咚、咚、咚……”踢门声又响了起来,伴随着踢门声,沈燕的叫声响起。

“二狗,你给我开门,二狗!”

沈燕?叫得这么凶干嘛!

我不得不从炕上爬起来,因为我感觉如果我不去开门的话,沈燕那个泼辣妞肯定会把我家的木门给踢坏。

“干嘛啊?”我打门后,歪着头看着门口气鼓鼓的沈燕。

门口,气得头发都快炸了的沈燕哪会回答我的问题,一伸腿就向我踢来。

我一看,连忙一个闪身躲了过去,这次可不像上次那样,我上次是占了她便宜之后,处于愣神中才中了她一巴掌,现在我可是什么便宜也没占,清醒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