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你师傅钱来福!”村长小声的提醒了我一句。

我师傅钱来福!?

我听村长这么一说,心里明白了一些,看了他一眼,装做不太明白的样子,小声的继续问道:“我师傅能让我为村里做什么贡献?”

“你小子还装。”村长马富贵指了指我,说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热心的替钱来福送钟,他难道没有给你什么好处。”

好处?

师傅钱来福确实给了好处,可那个檀木箱子、那三本书和御女损益术的根气没有一项能给村里或者国家做什么贡献啊。

要知道师傅钱来福把根气传给我之后,对我说过,没有传承的根气,普通人是很难修炼御女损益术的,也就是说那东西现在也就我能修炼,而那三本书和檀木箱子虽然是古物,但也不能值太多的钱啊。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师傅给我了什么好处吧,哦,对了,那些传言!

昨天晚上月婷嫂子特意过来同我说了那些传言,那些传言中有的说我师傅钱来福给了我许多狗头金,有的甚至说我师傅钱来福给了我一个藏宝图。

看来,昨天村长马富贵这个人精在晚上一琢磨,发现我为师傅钱来福送钟的理由太过牵强,然后听了村里人以讹传讹的谣言,就信了其中的某个;

认为我师傅钱来福给了我天大的好处,这个东西如果上交国家能让他立下大功,甚至能去乡里当官,所以他才过来找我,想用进村委会的名额来诱惑我,好让我把师傅钱来福给的东西交给他。

“师傅真的没给我什么好处,我是看他……”

我只得坚持昨天的说法,可话说到一半,村长马富贵打断了我,说道:“二狗,现在虽然政策变了,但那些大地主的东西最好不要拿,你现在交出来还能得到好处,要是我上报了,乡里派人下来,那事情可就大了!”

草,威胁我!

村长马富贵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我自然一听就出来了,要不是他是雪儿的爸,我恨不得一拳打他脸上。

“哎!”我长叹了口气,说道,“村长,村里的那些谣言你也信,要是师傅钱来福真有什么好东西,他在村里会过得这么苦,院子墙塌了都没修?”

我把这句话一说,村长马富贵一听沉默了,我看他不再说话,也不管他还有没有话对我说,径直离开了。

出了村之后,我看左右无人,在心里大骂起村长马富贵来,这马富贵威逼利诱用得很溜啊,不知道村里的多少女人被他这样给弄上了床。

哼,村长马富贵这个狗日的,哪天我一定要给你顶大绿帽子戴戴。

骂了村长几句,我加快脚步向隔壁隔壁黄庄村赶去,在村口让村长拦住浪费了我不少时间,现在只得加快再加快脚步了。

一个多小时后,我进了隔壁大屯村,村里炊烟袅袅,已经有几家开始做午饭了,闻到飘过来的饭香,我肚子“咕噜噜、咕噜噜……”的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