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我的天!”

看着冬梅婶开始在不远处宽衣解带,我把眼睛睁得老大,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前几天刚偷看过月婷嫂子洗澡,现在又能看到冬梅婶洗澡,这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吧,再说现在我躲的地方可真是一览无余,可比上次躲的那个地方,只能看到窄窄的一条缝,好上太多太多了。

“我去,不是吧,关键时刻居然转过去了,快转过来、快转过来!”我在一旁暗自呼喊着。

原来冬梅婶拉掉布带之后,一个侧身,把脱掉的布衣外套放在了井口边上,开始继承脱起内心和裤头来。

由于冬梅婶一个侧身,已经脱得光溜溜的她,只让黑瞳中的我看到了她雪白的侧身。

虽然冬梅婶微微下垂的香瓜、丰盈的翘臀都已经收入我的目光里,并且在月光的照耀下像镀了一层银边一般,可我想看一看冬梅婶的正面,那芳草萋萋之地,那无数男人想探索的地方。

可冬梅婶并没有听到我内心的强烈呼唤,反而一个侧身将丰盈的翘臀对着我,一个弯腰,用木瓢舀起一瓢水。

“哗、哗、哗……”,冬梅婶将水慢慢的顺着她的脖颈处淋向全身。

一瓢接着一瓢!

“我去!”

看到这么诱惑的场面,我下身立刻去起了大帐篷,现在的我算是明白过来刚才冬梅婶对钱来福说了什么。

“哗、哗、哗……”又是一瓢。

就在冬梅婶用了小半桶水之后,一旁吃饮喝足的钱来福慢慢走了过来,慢慢的说。“也不等等我!”

冬梅婶用木瓢指了指钱来福,笑着说。“死鬼,快过来,我给你洗洗!”

“好勒!”

钱来福淫荡的笑了笑,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脱得一干二净,赤条条的向冬梅婶走了过去。

“不是吧,钱来福那个东西怎么这么大!”

钱来福向冬梅婶走了过来,让我看到他裆部晃荡的东西,那东西虽然没有雄起,但也比我的要大上一些。

要知道我的东西可是本村的一霸,一直傲居本村小孩之首,即使是青春期来了,本村小孩的东西也一个个发育了起来,但我也发育了,一直独占鳌头,没想到钱来福这老家伙的东西比我还要大上一些。

这不科学,这老家伙都快七十了,那东西居然没有缩水,据说老人由于身体缩水的原因,那家伙也是要缩水的啊!

就在我正嫉妒着的时候,钱来福晃荡着他的东西来到的冬梅婶的旁边,冬梅婶舀起一瓢水开始给他全身上下,仔细的清洗起来。

“草,下次一定要让月婷嫂子给我这样洗洗!”墙角的我羡慕嫉妒恨的说。

“哗、哗、哗……”

就在冬梅婶给钱来福这个老家伙仔细的、前前后后的清洗一番之后,钱来福拿过她手上的木瓢说要给她好好洗一洗。

“果然是老江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