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不会死了吧,我的天!”

看到钱来福和冬梅婶两人倒在草堆的被子上一动不动,我吓了一跳。

要知道上一秒两人还叫声震天响,下一秒两人就一动不动,似乎连进气也没有了。

曾经钱来福跟我说过一个皇帝,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喜欢睡女人,后来有一个女人想刺杀皇帝,于是进青楼学了魅术,进宫当了皇帝的妃子,在被皇帝宠幸的那个晚上施展浑身解数把皇帝给弄得精尽而亡,好像就是这样狂叫之后,就没气了!

由于钱来福说的这个故事,是关于黄帝,再加上这种死法我从来还没有听说过,就记得十分清楚,难今天钱来福自己也当了一会皇帝!

刚才钱来福和冬梅婶两人大战了多少个回合啊,冬梅婶可是冲拉弹喝样样精通啊!

我去,现在怎么办!

看着被子上的钱来福和冬梅婶还是一动不动,我连忙扫了一眼四周,发现四下无人之后,一咬牙,猫着腰慢慢向草堆那边靠近。

钱来福这个便宜师傅还没教我东西呢,我得过去探探他们的呼吸,如果真死了的话,就赶紧溜走。

如果没有的话,就再过来,等他们醒来后,再拜钱来福为师,这一夜七次、御女无数的功夫还是可以学一学的嘛,虽然今天钱来福一夜只有五次!

就在我手脚并用快来到草堆旁边时,

“啊……!”

冬梅婶突然一声轻唤,醒了过来。醒过来的她,一脸绯红,一伸小拳头,打了一旁的钱来福一下。

“啊……,咳、咳!”钱来福被冬梅婶一打,咳嗽了两声,也突然醒了过来。

“你啊!”冬梅婶娇羞的说,“差点被你弄死了!”

“咳、咳!”钱来福又咳嗽了两声,说,“小梅梅,这是幸福的晕阙,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

“你坏死了!”

“好了,你快回家吧!”

“完事了就想赶人家走了吗?”

“哪有,我是看天色不早了,咳、咳!”

“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下个月再找你,啪!”

“草,原来是晕了过去,害我白担心一场。”

我一边退到墙角,一边诅咒着钱来福这个便宜师傅,差点把我吓死,还好刚才我谨慎,猫着腰过去的,不然冬梅婶一醒,看到我,不死也会吓死的。

草堆的被子上,钱来福又和冬梅婶温存了一番,把依依不舍的冬梅婶送走了。

冬梅婶一走,钱来福穿好衣服,“咳、咳、咳……”在草堆上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对我说。“出来吧!”

我一听,这是在叫我,马上从墙角走了出来。

看到我出来,钱来福笑着说。“怎么样,你福爷爷我厉害吧!”

“厉害!”

我对钱来福这个便宜师傅伸了个大大的拇指,将已经拆开的大前门递给他一支。

钱来福接过大前门之后,我连忙给他点上了火,说。“师傅,你这功夫是怎么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