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看着马春姐——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的背影,我心里一荡,马春姐继承了冬梅婶的火爆身材,让人一看背影就能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

而今天马春姐的男人吴杰被这样补着,她现在回屋不是被——

想到这些,我体内立刻产生一股冲动,这种冲动一出,我马上低下头,不去看马春姐的背影,然后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要把这股冲动给硬生生压下来。

不能冲动,不能冲动!我在心里默念着。

如果真冲动了,半夜有可能又会遭昨天晚上的罪,我可不想半夜突然被小腹疼痛给弄醒。

还好我及时的通过不看马春姐的背影和大口呼吸把那股冲动给压了下去,才使得我的下身没有支起大帐篷来。

冷静下来的我又继续看起吴杰的笔记本来,现在再有我不认识的生字,我也不会再去问马春姐了,不然这真是逼我犯罪啊。

而半个小时后,我把吴杰的笔记本粗略的浏览了一遍,里面说的大部分我都能懂,有几个不太理解的也不太影响整体的内容,于是我就打算找个地方抄笔记。

而这个时候正好马春姐的婆婆忙碌完了,把我带到了他们家右边的一间客房,于是我点亮屋里的油灯,在一旁的桌子上提笔抄了起来。

吴杰毕竟是读过大学的人,字写的那叫一个好啊,反正是比我强上很多,我一边超着一边理解着里面的内容。

由于吴杰问得比较细,李萍萍的回答也比较细,吴杰的笔记本记里关于包山养鸡的记了有大半本,这就难为了我这个平时不喜欢读书、写作业的初中生啊!

抄了一小半不到,我就感觉头晕脑胀,不得不闭着眼休息一会再继续抄。

等我休息了三四回之后,终于把笔记抄了一大半,可我抬头向窗外一看,发现外面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似乎到了半夜。

我的天,这么晚了!

我一阵无语,笔记还有小半部分要抄呢,看来今晚得忙到深夜才行。

就在我正感叹着时,看着窗外的月亮,我突然想到,今天虽然吃了这么多大补的东西,但半夜居然没有像昨天那样阴阳失衡,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即使吃了大补的东西,只要没有被挑逗到支起大帐篷也是不会小腹疼痛、欲火焚身。

既然忙到半夜不小心验证了我自己的猜测,我心情顿时好了一些,闭着眼又休息了一会,就在油灯下,头一埋,又开始抄起吴杰的笔记来。

就在我正抄着笔记时,屋外突然响起了“喵、喵、喵”的三声小猫叫唤!

我一听,愣了一下,这不是我和雪儿的联络暗号吗?这马春姐怎么学到了,大半夜的马春姐叫我啥事呢?

由于马春姐爸爸马富贵在我长大到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反对马雪粘着我这个人,因为再大一些马雪总是这样粘着我,村里人肯定会说些疯言疯语,对以后马雪的名声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