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我去,田根生那个老小子,居然打起月婷嫂子的主意来了!

田根生现在已经三十好几,再加上好吃懒做一直讨不到媳妇,之前不知道是在哪吃了熊心豹子胆去沈家提亲,想娶沈燕,被沈燕二爸沈二壮胖揍了一顿,安份了好久,现在居然又打起了月婷嫂子的主意。

要知道在我心中月婷嫂子可是我的女人了,怎么可以让好吃懒做的田根生给占了便宜。

我十分生气的一把从板凳上给站了起来,然后不管月婷嫂子给我打的眼色,径直向月婷嫂子走了过去。

就在我准备好好修理一顿田根生时,沈燕拿着一个小板凳不知道从哪走了过来,他走到月婷嫂子旁边之后,瞟了一旁的田根生一眼,说了一个滚字!

一旁的田根生一听再一看沈燕,像见到鬼一般马上拿着自己的椅子跑了。

看到田根生跑得比兔子还快,不由得笑了笑,然后耸了耸肩,重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现在有沈燕在月婷嫂子的旁边,应该是没人再敢打她的主意了,沈燕那个虎妞,连村长马富贵的面子都可以不给。

就在我一坐回椅子上,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我转头一看,发现妇女主任秀琴婶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鼻子又抽了抽,笑着问道:“秀琴婶,你怎么不坐前面呢?”

主席台的后面是有一排椅子的,是村委会的村长、副村长、会计、妇女主任等人坐在地方,至于每一个生产队的队长则坐在分组位置的最前面。

“我是来恭喜你成为副队长的!”秀琴婶小声的说道。

我一听,笑了笑,说道:“秀琴婶你都知道了啊!”

“这是自然的,村长昨天从隔壁村一回来就给我们说了,你可要好好干哦!”

秀琴婶把话说完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了,我看着秀琴婶高挑的背影,闻着周围的香味,突然想着如果晚上能抱着浑身散发着香味的秀琴婶睡觉,是不是做梦也会做美梦。

就在我正回味着空气中秀琴婶留下来的香味时,我瞟到村长马富贵走了过来,他走过来之后,扫了一眼四周,然后走到主席台上,说道:“还有没有家里没来人的?还有没有……?”

由于这种大会并不真正的选村长这种天大的事,并不需要村里每个人都到场,每家只需要派一个代表就好了。

村长马富贵又问了一遍之后,发现下面坐在最前面的每队队长不说话,于是他就开始说起今天大会的主题来。

“同志们,乡亲们,现在改革的春风吹起来了,我们要加快脚步融入这春风之中,包产到户的实施使得我们现在的农村在变样……”

在一段非常官方,我听了不下十遍的、足足有五分钟的开场白之后,村长马富贵终于说到了主题上,他告诉村民今天之所以集合大家是为了组一个脱贫生产队,帮助那些在共赴小康路上掉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