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爷子兵;我虽然即没有亲兄弟也没有养父了,但我还有三个发小。

现在三个发小中,铁柱在乡里和他亲戚学厨子是指望不上了,猫蛋还在读初中就更是别想了,只有刚结婚的大奎哥了。

大奎哥由于刚结婚不久,媳妇还没有怀孕,并没外出务工,现在又是秋收又是年关的,他只能等到明年再出去了。

而如果让他跟我一起包山养鸡的话,他爸守根叔也是一把好劳力,肯定会过来帮忙,如果包山养鸡做得好大奎哥也不用外出务工了,他一定会同意的。

起初我是想花钱请人帮忙的,毕竟我这里还有一笔补偿款,花些钱请人建木屋和鸡舍我负担得起的;

可由于现在村里留在家里的不是些青少年就是些中老年,年轻的劳力根本没有,再加上秋收和年关将近,田里的事多,我即使有钱想请人也是请不到的,只能和别人合作了;

如果把大奎哥说服了,他们一家子加上我应该可能忙得过来,大不了,先建鸡舍,住的木屋后面再慢慢建好了。

想好这个办法之后,我一下从炕上跳了起来,准备出门去找大奎哥,可我一出院,抬头一看,发现已经中午了,周围隔壁的饭香飘了过来。

我只得打消了出门找大奎哥的念头,在家给自己做起午饭来。

现在跑去大奎哥那儿不好,有点蹭饭的嫌疑,本来守根叔对我这个混子的印象就不咋地,现在还去大中午的找过去就更不好了。

我在家慢慢给自己热了两个馒头,然后抄了一个小菜将就的吃了,然后再在炕上休息了一会,等下午再去找大奎哥。

本来我是想午睡一会的,但由于要开始准备正式包养鸡了,我太过兴奋,一时睡不着,只得又拿起笔记本看了一会。

两个来小时之后,我看大奎哥那边应该也休息得差不多了,于是拿着去黄庄村还剩半包土烟的土烟去了大奎哥家。

由于这次是找大奎哥有正事就没有在外面学狗叫,而是敲了大奎哥的门。

开门的是大奎哥的爸爸守根叔,守根叔手里拿着旱烟给我开门了,开门之后,守根叔看到我,额头上深深的皱纹又多了一横!

我看到守根叔之后,连忙笑着给手根叔递了一根土烟;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守根叔看我又是笑脸相迎,又是递烟的,也不好说什么,接过烟之后,问我有什么事吗?

我连忙说找大奎哥有点事,守根叔就在院里唤了大奎哥一声,然后走到一边,把我递给他的土烟拆了,把里面的烟丝拌在他旱烟的烟丝里,在一旁美滋滋的抽了起来。

不一会,大奎哥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我之后,对我笑了笑,然后和我准备出去。

就在我和大奎哥准备离开他家的小院时,守根叔在一旁说了一句,让他早点回来,地里还有很多活要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