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艳情》

虽然村长马富贵没有对我具体说他要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月婷嫂子;

但他问的两个问题,让我不费脑子的就能知道他肯定是说服了村里另外一个孤寡老人,让他加入脱贫小队然后把月婷嫂子给挤下去。

原本现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我去月婷嫂子的小院,告诉她这些;

可至从昨天晚上我说要娶月婷嫂子后,月婷嫂子哭了一通,然后我们又云雨了一翻,在我们两人温存讲话的时候,月婷嫂子不仅不让我再提娶她的事,还说怕村里人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不许我白天去她的小院,不然她就再也不理我了。

当时月婷嫂子说那些话非常认真,现在大白天的,我自然是不敢去她小院的,只能在山上等着,看她能不能早点来。

月婷嫂子如果比村长马富贵先来的话,我就能把这事给月婷嫂子说了;不能先来,我也得找机会说一说,让她小心一点。

一小会之后,我带着工具走到我包的那座山头脚下,站在一个大树荫下等了起来。

“老栓叔!”

十来分钟之后,老栓叔微驼着背、拿着一把锄头走了过来,我看到之后,连忙叫了一声,然后递了一根烟过去。

老栓叔接过我的土烟之后,对我笑了笑。

老栓叔来了之后,其他人包括几个队的生产队队长都拿着镰刀、锄头、锯子等工具陆陆续续的过来了,我一边给他们发烟,一边焦急的等着月婷嫂子,可月婷嫂子却迟迟没来。

就在我正着急时,村长马富贵带着大奎哥的爸爸守根叔走了过来。

我一看,马上明白过来了,村长马富贵是说服了大奎哥的爸爸守根叔啊,可守根叔过来了,大奎哥怎么没过来呢?是觉得没脸见我吗?

而村长马富贵和守根叔一来,月婷嫂子拉着一个人也后脚就过来了。

看到月婷嫂子拉着的一个人,我一下就长松了一口气,因为有这人在村长马富贵再想争对月婷嫂子就不得不掂量一下了。

这人是谁呢?是沈燕那个虎妞。

“沈燕,你咋来了?”村长马富贵对于沈燕的突然过来也是十分惊讶,立刻问道。

“我不能来吗?”沈燕看着村长马富贵,说道,“你不是号召党员过来帮助脱贫小队吗?我就是党员,过来尽一份力啊。”

村长马富贵虽然号召什么党员过来帮忙,但他其实只是给村委会里一些给他面子的人说了,连沈燕二爸沈二壮这个村里的民兵队长,村长马富贵也是没有开口的;

不知道沈燕从哪得到了这个消息,自己跟着月婷嫂子跑了过来。

沈燕这么一说,村长马富贵也不能赶他走,只得不说话了。

而这时,老栓叔看着一旁的守根叔后,问道:“守根,你过来干嘛?我记得你好像不是我们脱贫小队的吧!”

众人马上把目光放到跟着村长一起过来的守根叔身上。